在家工作到一半下起雷陣雨。原本明亮到需要擦防曬的室內,倏忽暗下來,變成一種幽幽暗暗的奇妙氛圍,像那些喜歡擺滿老物件的文青咖啡館。我其實蠻討厭那種假掰的時光感,常常很想對這類咖啡館年輕的老闆們說,這裡每一件老東西的歲月,你都沒有經歷過,用青春對比的老件和老時光,突兀得就像個攝影棚佈景而已,任意組合,隨時都可以解散重來,沒有一個故事是真的,沒有一件情感是真的。

但我還是下樓倒了冰咖啡,走上樓梯時,不知道為什麼坐下來。這是家裡唯一沒有自然採光的角落,我坐在樓梯上喝咖啡,看不到窗外的雨,只聽見雷聲雨聲一陣催過一陣。一種很奇妙的平靜感慢慢釋放出來,笑笑發現自己突然憤世嫉俗個什麼鬼啊?文青干我什麼事,咖啡館愛擺老件干我什麼事,都是市場的選擇而已。

分心以後,很難立刻回到工作狀態裡,於是開始murmur。

大雨裡有種安全感,和我的想念。

可惜驟雨下得太短,天色依然是幽暗的,落地玻璃卻已經乾透清亮得連雨滴都沒留下,像你心裡的位置一樣,組合、解散、清除痕跡,然後回到工作節奏裡。

繼續。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