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幾次機會,可以在一個晚上,親手摸到楊英風的青銅雕塑《水袖》、親眼看到揚州八怪金農的漆筆墨寶,又親手展開康有為臨終前一個月慷慨涕淚寫下的墨書、再看到翁同龢、于右任的書法真跡,皇帝老子賜封榮祿七十壽宴的誥書....還坐在一堆來自北歐和義大利的設計師名貴家具中,面對咱故宮只有縮影片的清宮故寶珍品本尊前面談天說地.....
真是夢幻啊。

隔壁搬來一戶奇特的鄰居,太太是少數作品入選蘇富比的台灣珠寶設計師,先生以藝術品買賣為業,同時是台灣知名的書法收藏家。

去年他們以一萬五千元美金買下一幅韓國藝術家的畫作,今年蘇富比秋拍一翻手已經是五萬美金底標起拍,中間的獲利令人乍舌,儘管藝術跟商業很難畫上等號,然而擺在眼前的現實就是,不論是什麼樣大師的作品都是待價而沽的『商品』,鄰居先生淡淡地說:「是啊,藝術品買賣都是暴利,不過就是做生意嘛...」

先別管他是雅是俗,託他『做生意』之福,我們才有機會親眼看到這些連博物館都沒有的奇珍異寶。

我對書法一竅不通,但是在看到康有為墨書的那一瞬間,眼淚都快掉下來了。那長達十公尺的墨書中,自述他流亡海外十六年、畢生壯志難酬的心情,儘管被國家對他不仁不義,但他終生依然憂國憂民,那所有不得志的憂憤、傷懷、抑鬱都透過那一個個大字傳達出來,痛心疾首的情感躍然紙上,每個字都散發著無比的沉痛與悲傷,真是好傷心好傷心的一幅字啊!越腐敗的時代,知識份子越痛苦。如此一位有識之士生長在清末那腐敗的時代,滿腹報國經綸都成了紙上空言,筆端透著他的深深無力感,每個字都扭曲漂浮,果然一個月後就撒手人寰,成為他生前最後留下的墨寶。

楊英風的水袖系列青銅雕塑作品完成於七零年代,據說是啟發朱銘太極系列的原形;其實我國中時每天上學都會經過一座名為《鳳翼天翔》的巨大鋼塑作品,大約有兩層樓高,喜歡得不得了,長大以後才知道是楊英風大師的作品,所以那晚我喝著黑麥汁、盯著水袖看了又看,還跑過去摸了好幾下,感覺好開心啊!

鄰居太太的品味卓然,也捨得花錢,好幾件大型家具都來自瑞典、丹麥以及義大利,其中一張全皮手工縫製的單人座椅就要五十幾萬台幣,坐上去根本就不想下來;小型家用品如水杯、調味罐都來自北歐櫥窗,名師設計的線條充滿了魅力,我一點都不想裝腔作勢地說這沒什麼,因為實實在在是很令人羨慕的,也再次證明有錢人不一定有好品味,但有好品味還真的得是有錢人才行。

鄰居家中的珍貴收藏品當然不止這幾件,最妙的是一疊古舊的綢緞冊子,我很好奇裡面是什麼,鄰居太太笑笑地說:「這是我老公那個瘋子拿命去換回來的。」鄰居先生解釋,在我們的故宮藏有這些畫冊的縮影圖片(天哪~只是一些縮影照片就可以收到故宮裡去...那這裡面到底是什麼東東啊?),這些從清宮流出的寶貝,確實是他在天安門事變那年搏上性命千辛萬苦偷渡帶回台灣的,我們還沒有機會打開這可能是康雍乾帝皇欽手御點的寶物,不過我想將來一定有機會再聽個精彩故事的。

看著這些古物寶貝,令我想起一個笑話:台灣旅行團遊北京紫禁城,稱讚建築氣勢恢宏,哪知北京在地導遊冷冷地說:「哼!咱這只剩了一把骨頭,你們台灣故宮帶走的寶貝那才是肉,啥時候咱們骨‧肉‧團‧圓,哪?」........ㄘㄟ.........誰跟你們骨肉團圓啊-___-也不想想文革的時候是誰把肉丟掉骨頭敲碎的...企!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