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樂覽的稿子,側寫報導蕭滋作品音樂會。

行前我研讀了大量關於蕭滋教授的相關資料,瞭解得越深入,越感動。有興趣的人可以上網搜尋一下,這位奧地利籍音樂家將他的一生都奉獻給了台灣,對台灣音樂界影響深遠,那是偉大而無涯的愛,非常動人;我邊感念這位不凡的前輩音樂家,邊寫下了這篇側寫文稿。

以下是我感動中寫出來的完稿,請多指教。

 

『這裡有我最多的愛』--蕭滋作品音樂會 紀實側寫

 

 

 

 

 

 

「那裡有真正的朋友,那裡就有愛,那裡就是我溫暖的家。」這是離鄉背井來到台灣,為我國培育無數音樂人才的奧地利籍蕭滋教授(Robert Scholz)生前常說的話,『這裡有我最多的愛』短短八個字,不僅是本次音樂會的標題,更鮮活地傳達了蕭滋教授對台灣這塊異鄉土地的深情與偉大付出。

 

 

蕭滋教授對台灣音樂教育影響深遠,為向蕭滋教授致敬,國立台灣交響樂團特別在12911日舉辦蕭滋作品演奏會,9日在霧峰國台交演奏廳的音樂會,邀得年事已高、近年來鮮少公開露面的蕭氏遺孀吳漪曼教授親臨,意義非凡。 

 

 

有別於一般音樂會,這場紀念音樂會由國台交柯團長的致詞揭開序幕,柯團長在致詞中首先感謝吳漪曼教授及多位佳賓蒞臨,他表示:「蕭滋教授對台灣音樂教育的貢獻眾所皆知,崇高的精神更為後人所景仰,國台交很榮幸能在蕭滋教授逝世廿週年的此刻,演出蕭滋教授的作品向他致敬,蕭滋教授曾擔任過國台交的團長,本次音樂會再邀得前團長陳澄雄擔任指揮,更具備了雙重的致敬意義。

 

隨後吳漪曼教授在柯團長的邀請下上台向觀眾致意,她認為國台交舉辦這場音樂會十分溫馨:「外子的在天之靈和我同表感謝。」觀眾席中不乏許多音樂界教授、音樂家以及二位教授的學生,吳教授謙和恬靜的氣質和簡短有力的發言,讓觀眾立即報以衷心敬愛的掌聲。 

 

 

音樂會以蕭滋教授在1935年完成的管絃樂曲《第二號組曲》正式展開,管樂和絃樂交互呼應的樂曲輕快華麗,在第三樂章以近似詼諧曲架構的明快節奏結束。 

 

接著是一首十分別致的《鄉村舞曲》,這是蕭滋教授在23(1925)時創作的一首小品樂曲,由單簧管、雙簧管、法國號及巴松管各兩支共同演奏,曲風輕俏可愛,在旋律的躍動中彷彿看見青綠山坡上牛羊成群倘佯、麥田間農夫辛勤工作的鄉村景色;樂曲共有九個小段落,其中第六個段落運用了19世紀初期流行於奧地利鄉間的土風舞「蘭特勒舞曲」節奏,描繪鄉村慶典上青年男女翩翩起舞的歡樂模樣;國台交木管團員的演奏相當優秀,嘹亮柔和的音符,將這首《鄉村舞曲》詮釋得恰到好處,讓觀眾透過音樂感受到蕭滋教授故鄉奧地利的猗妮風光,十分迷人。 

 

蕭滋教授另一首重量級的作品《雙鋼琴協奏曲》,本次音樂會由劉富美及陳冠宇擔任雙鋼琴演出,現任高雄市交響樂團董事且活躍於高雄音樂界的劉富美,曾師事吳漪曼教授學習鋼琴,同時師事蕭滋教授修習理論作曲,為二位教授的愛徒,是紀念音樂會上詮釋蕭滋教授作品的不二人選。

《雙鋼琴協奏曲》1929年在薩爾滋堡首演時,曾獲得歐洲音樂會一致好評,隨後1930年、1931年又分別在維也納、瑞士溫特圖爾演出,備受讚譽,這也是蕭滋教授為雙鋼琴所創作的唯一一首大型作品。樂曲先由管絃樂強烈而鮮明的節奏帶出主題,接著雙鋼琴分別以上升和下降的音階對話,交織出張力十足又輝煌明快的旋律;雙鋼琴急促精湛的演出,和管絃樂共同譜出氣勢十足的樂章,博得現場觀眾一致喝采。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下半場的開始,由國內著名音樂家曾道雄以男中音唱出這首《桃之夭夭》,這是吳漪曼教授的尊翁吳伯超先生1942年在四川江津白沙女子師範音樂系擔任系主任時的歌樂作品,歌詞採自詩經周南的桃夭篇,以桃花燦爛華美的風貌來比喻新嫁娘美滿的歸宿,曲調古樸風雅,由西樂奏來別有韻味,國台交特別安排了這一首曲目向吳漪曼教授致敬,演奏中吳教授的背影不時隨著節拍輕輕點頭,似乎沉浸在無限的追思回憶之中。 

在古老中國的風雅頌歌之後,緊接也是一首頗具東方風情的樂曲《東方組曲》,這是蕭滋教授在30(1932)時以雙鋼琴曲改編成管絃樂譜的大型作品,樂曲中除了以鋼琴模擬東方寺廟的鐘聲,也巧妙地運用小提琴、長笛和單簧管演奏出淡淡的波斯韻味,輕快優雅的旋律似乎帶領觀眾回到十九世紀初的冒險年代,一步一步隨著音符揭開東方夢土的神秘面紗;第四樂章長笛獨奏悠揚動聽,最後一個樂章以雙簧管為首、陸續加入木管的主旋律深深引人入勝,在活潑強烈的快速音符中達到高潮後結束整首樂曲,留下耐人尋味的異國遐思。 

壓軸的《E調交響曲》是蕭滋教授在49(1951)時完成的作品,導聆的陳樹熙教授指出,這應是蕭滋教授完成的最後一部作品,其後蕭滋教授便一直專注於鋼琴演奏、教學及樂團指揮等工作,創作隨之中斷,因此本曲可被視為蕭滋教授作曲的總結之作,重要程度可見一斑。這首《E調交響曲》的風格和技巧特色都依循著正統的交響曲思維運作,從樂譜嚴謹的結構中,樂迷們可以得見德奧系統作曲家的堅持與傳承,《E調交響曲》小提琴的表現華麗複雜,中提琴及大提琴的間奏柔沉動人,旋律十分優美。 

最後一個音符落下,吳漪曼教授立刻起身鼓掌久久不歇,謙沖風範令人動容。在音樂中,全場觀眾共同緬懷蕭滋教授一生對音樂的熱情及無私無涯的愛,如今他的身軀不僅安葬在台灣這塊土地上,他的愛心、精神和風範更永遠留存在每一位樂迷的心中。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夏
  • COMMENT:
    二提的後面更可怕吧......國台交不是大換血嗎?我轉貼一篇報導,爲台灣的公營樂團擔憂..........
    美國五大交響樂團 重洗牌

    台灣樂迷熟悉的美國五大交響樂團,目前面臨重大危機,
    紐約太陽報作者克許尼特根據近來五大交響樂團的賣座和樂評指出,
    紐約愛樂、費城管絃樂團、克利夫蘭管絃樂團已跌出五大排名,仍保住五大名聲的
    芝加哥交響樂團面臨泡沫化,波士頓交響樂團在硬撐,兩者前景也不妙。

    「美國五大交響樂團」可追溯至1950年代樂評和新聞記者對於當時表現傑出的樂團所做的排名,
    半世紀過後,樂團的團員、音樂總監早已改朝換代,演出水準和音色也隨著時間轉變,
    因此從1990年代開始,樂評界就不停出現五大交響樂團應該重新定位的聲浪。

    太陽報點名的美國五大交響樂團新成員,包括匹茲堡交響樂團、辛辛那堤交響樂團和洛杉磯愛樂。
    三大樂團能夠登上五大之林,在於音樂總監的努力。匹茲堡1996至2004年在指揮楊頌斯的帶領下,
    成為音色最乾淨、最有生氣的美國樂團。辛辛那堤與現任指揮帕瓦賈維努力配合,不斷擴充曲目,
    同時成功重塑樂團的音樂性格。洛杉磯愛樂與現任音樂總監薩納能並肩合作16年,
    長期鑽研20世紀音樂,成為美國西岸傑出的交響團體。
    至於紐約、費城、克利夫蘭從五大出局的理由,克許尼特寫得狠又準;
    首先費城管絃樂團在不尊重團員意見下,聘任艾森巴赫擔任音樂總監,雙方關係長期不睦,
    音樂表現一落千丈,「還好艾森巴赫決定2008年之後不再續任音樂總監。」

    他進一步指稱,「紐約愛樂甚至不是林肯中心廣場上最好的樂團」,意指大都會歌劇院
    交響樂團的表現可能都贏過紐約愛樂。他說紐約愛樂怠慢甚久,弦樂拉奏較長樂段時常走音,
    管樂的狀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小號聲部吹奏經常不一致。克里夫蘭的墮落則是因為聘請了
    一位不適任的指揮─魏瑟摩斯特。

    芝加哥交響樂團被克許尼特點名岌岌可危,主要是前任音樂總監巴倫波因任期屆滿後,
    樂團現屬空窗期,尚未找到適任的新指揮。而波士頓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李汶,平時還得兼任
    大都會歌劇院的音樂總監,與樂團的默契尚未建立。

    美國五大樂團排名的改變,也凸顯傳統維持的不易,在大師逐漸凋零的今日,美國各大樂團
    正迎接中生代掌門的時代,這批中生代像是賈維和薩納能,他們不像紐約愛樂音樂總監馬捷爾和
    波士頓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李汶受到盛名之累,由於精力充沛樂於嘗試,進而能放開心胸和團員攜手
    合作,一步一腳印開創新時代。
  • 板主回應by Claire
  • COMMENT:
    謝謝小夏,我之前也在找這篇文章呢。
    二提後面...本來就是用來藏拙的吧....藏太裡面沒看見,幸好我沒看見,唉。

    我覺得認真演出的其它團員好可憐,被老鼠屎拖累了,其實國台交雖然名聲不佳,但我相信一定還是有許多認真、用功的好團員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