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合夏天聆聽或是具有海洋風情的古典音樂》剛接到樂覽月刊開出這個題目時,我覺得非常有趣。

沒想到在請教幾位專業的古典音樂演奏家的時候,大家一致露出傻眼、不可思議、一頭霧水、躊躇為難的反應,眼看截稿時間越來越近,我才發現麻煩大了,古典音樂博大精深、浩瀚如海,即便是職業的交響樂團首席,一時要撈出符合定義的樂曲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幸好,最後還是及時開出了樂曲的清單,但是只有「清單」而已。因為不好意思一直煩擾忙著準備演奏會的老師們,我只好乖乖自力救濟,一首首查證音樂家的背景、樂曲的介紹,甚至把家中的CD全翻遍、上網找試聽,儘量把每一首曲子都聽過後才下筆,花了我大概四天功夫才全部搞定。

如果從稿費的角度來看,當然是非常不符合經濟效益的;但是從個人提昇的角度看,收獲真的很多。從小在爸爸的薰陶下,雖然是個喜歡古典樂的狀況外小樂迷,但對各樂派、音樂家、樂曲總是停留在說得出皮毛說不出所以然的狀況,這次為了稿子乖乖下苦工研究,雖然只是打開一點點古典音樂大門的門縫,還是挺開心的。

有機會大家可以聽聽這些樂曲,消消暑意。

炎炎夏日、豔陽當空,有些人選擇到海邊戲水消消暑意、曬出一身古銅色的好肌膚;有人選擇到南洋小島渡假SPA;更多人選擇窩在冷氣房裡足不出戶,和炙熱的太陽公公分庭抗禮。找個沙發上最舒服的位置、打開一本好書、再播放一段優揚的音樂,人生之樂莫何如! 

音樂不但主宰了心靈的情緒,更是環境氛圍裡的靈魂要角。 

酷熱的夏日裡若是懶洋洋提不起勁,播上一段激昂的交響樂,馬上讓人熱血澎湃、精神百倍;但若是選擇了可愛的小品音樂,那又是截然不同的悠揚氣氛了。 

為了讓您在夏日有更精彩的音樂選擇,我們邀請了單簧管演奏家劉凱妮、國台交首席薛志璋、助理首席林祐丞、法國號代理首席吳榮龍等多位音樂家,從浩瀚的古典樂曲目中精心推薦出適合夏日聆聽、或是具有海洋風韻的樂曲,希望讀者和樂迷們在揮汗如雨的夏天裡,也能透過音樂的美妙旋律,找出一方平靜宜人的清涼心緒。 

《海La Mer》德布西

德布西的父親一直希望他能成為水手,沒想到後來德布西航海家當不成,卻寫下了這一首《海》,被認為是他最傑出的作品之一。

樂曲首先描繪出大海上的黎明景色,從海浪上淡淡的曙光到太陽直射海面的光芒萬丈,單、雙簧管與法國號也從溫柔到響亮,展現出層次分明的意境;接著德布西再以木管和弦樂表現波浪的嬉戲、碧波萬丈的深邃海洋,浪濤前仆後繼地交織出美妙樂章;最後再以代表風的雙簧管、代表波浪的弦樂交叉對話,逐漸高昂激烈,最終結束在洶湧澎湃的海洋情懷裡。

儘管德布西不喜歡被稱為印象主義,然而《海》這首充滿光影朦朧美感的交響詩,仍然開啟了德布西印象派音樂大師的地位,想要擁有充滿海洋風情的夏天,《海》是絕對不可錯過的經典樂章。 

《牧神的午後》德布西

夏日炎炎正好眠,如果還能做上一場美夢就更棒了!國台交首席薛志璋推薦德布西的經典樂章《牧神的午後》,這首打動無數人心的夢幻樂曲,很適合在夏日昏昏欲睡的午後聆聽,為自己編織一場神話般的秘密夢境。

《牧神的午後》是德布西第一首真正引起人們注意的作品,被譽為是西方音樂史中最有影響力的作品之一。這首樂曲的靈感來自法國詩人瑪拉梅 (Mallarme)所作的一首詩,描述一個悶熱的夏日午後,一位牧神沉沉陷入午睡並做起一個美夢…夢中有許多可愛動人的仙女,牧神在森林裡追逐這些美麗的仙女,但仙女們都巧妙地躲開了,疲倦又沮喪的牧神醒來才發現原來只是好夢一場,於是再度倒頭大睡,回到那個誘人的夢境裡去。

《季節The Seasons》柴可夫斯基

以季節為創作主題的樂曲,最為人所熟知的是韋瓦第的《四季》,其實俄國作曲家柴可夫斯基所做的十二首《季節》組曲,鋼琴旋律節奏分明,也是非常適合夏天聆聽的短篇小品。

《季節》組曲由十二首短曲所構成,依據月份及季節的變化賦予不同的生命,旋律中融入了柴可夫斯基優雅與憂鬱兼具的氣質,同時流露出四季分明的濃濃俄羅斯風味,樂曲隨著季節時令,展現出歡娛、惆悵、激昂、哀傷等不同的變化,十分雋永耐聽。 

《田園交響曲Sym, No. 6》貝多芬

蜿蜒的鄉間小路、微風輕拂的翠綠稻浪夏天最迷人的悠閒景色莫過於田園風光了。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曲》是史上第一首標題音樂,由貝多芬親自命名,五個樂章分別描述晴空下亮麗無垠的田園景觀、小溪畔靜謐宜人的風景、農夫們歡樂的聚會、雷雨交織的夏日午后,以及暴風雨過後牧羊人充滿感恩的欣喜心情。林佑丞認為夏天容易使人心情浮燥,若是要聽交響樂,那絕對不會是《英雄交響曲》的磅礡雄偉,田園交響曲》的悠哉平和應該是更能舒緩身心的選擇。

《豎笛三重奏OP.114》布拉姆斯

1891年布拉姆斯到麥林肯宮廷訪問時,因為聆聽優秀的豎笛演奏家慕菲爾德(Muelfeld),被豎笛溫柔而深遠的聲音所感動,原本打算封筆不再作曲的布拉姆斯在同年夏天,以不到二個星期就完成了編號114的《豎笛三重奏》,是布拉姆斯所有作品中創作時間最短的。這首《豎笛三重奏》第三樂章是一段優雅的小行板,劉凱妮形容大提琴與豎笛的對話聽起來「就像黃昏的微風拂過田園,是夏天最樸實也最動人的景色。」 

《莫爾島河Vltava》史麥塔納

夏日的童年時光,許多人是在清涼的溪流與河畔消磨渡過的,如果音樂也像一條潺潺溪水流過,是不是會勾起您心中動人的回憶呢?《莫爾島河》正是吳榮龍心中最細膩優美的精彩小品。

捷克作曲家史麥塔納被稱為波希米亞音樂之父,代表作《我的祖國》由六首樂曲所組成,以捷克的風土、自然、歷史、傳說為背景,每一首樂曲都有個充滿詩意的標題。《莫爾島河》是其中的第二首,更是每年五月份舉辦的布拉格音樂節開幕曲;樂曲描述發源於斯曼瓦森林、穿越波希米亞平原的莫爾島河,涓涓河水一路流經布拉格向北至德國、最後進入北海,從旭日東昇到夜間精靈漫舞的美麗景色。 

《夏之樂Summer Music》巴伯(Samuel Barber)

美國古典音樂的興起甚晚,直到廿世紀初期才出現一批遠赴歐洲留學、打下扎實基礎的年輕作曲家。其中遵循「新浪漫主義」路線的美國作曲家巴伯,受到指揮大師帕格尼尼的影響、遠離現代主義打破調性音樂的流派,以扎實的技巧創作出重視旋律美感的樂章;劉凱妮推薦的《夏之樂》,正是巴伯以木管五重奏創作的優美小品,曲風柔和抒情,彷彿夏日驟雨後的彩虹正跳著輕快炫麗的音符之舞。 

《夏日時光Summer Time》蓋希文

橫跨古典、爵士、舞台劇、流行的蓋希文堪稱近代最偉大傳奇的美國作曲家,傳頌無數國家的經典歌曲《夏日時光》出自歌劇《乞丐與蕩婦(波吉與貝絲)》,該劇內容描寫美國南方黑人中下階層的寫實生活,蓋西文以爵士和藍調音樂的風格結合歌劇呈現,在劇中傳達二O年代美國南方黑人在貧困和現實的壓迫下,如何堅強開朗地尋找希望。

喜歡流行小品遠甚於大型作品的吳榮龍認為,蓋希文的《夏日時光》堪稱夏天最亮麗快樂的樂章!

《豎笛協奏曲K. 622》莫札特

經典電影遠離非洲的主題曲,樂迷們一定不陌生,那就是今年全球古典音樂界最熱門的話題人物莫札特所創作的《K. 622豎笛協奏曲》,這首樂曲是莫札特在協奏曲領域中留下的最後、也是唯一的一首豎笛協奏曲。

美麗與氣質兼具的豎笛音樂家劉凱妮認為,這首樂曲的第二樂章清澈柔和、細膩動人,特別適合在夏日的夜晚聆聽;尤其是在忙碌一整天後,更能從這首樂曲悠揚溫柔的豎笛演奏中沉澱自己浮躁的心靈。

同時劉凱妮也推薦兩首較不為人所熟知的小品,分別為Weinerleo的《敘事曲》以及Ninorota《豎笛與鋼琴協奏曲》,兩首曲子的旋律都相當舒服、和緩,適合深夜裡一個人放鬆或是靜靜冥想時聆聽。

《波斯市場In a Persian Market》柯特比

 

夏天是個充滿想像力的季節,音樂人曾智寧認為《波斯市場》是首非常適合親子共同聆聽的樂曲,吳榮龍也常陪著五歲的兒子邊遊戲邊聆聽這首《波斯市場》。作曲家柯特比巧妙地運用管樂、弦樂的對話,在音樂中刻畫出美麗的公主、傲的大臣、遠方的駱駝商隊以及魔法師等角色,很適合運用音樂的想像力,在夏天的夜晚為孩子們訴說一個發生在遙遠國度的神秘故事。

《天方夜譚Scheherazade OP.35》林姆斯基高沙可夫

 

漫長的夏夜不但適合聽故事,更適合隨著音樂來一場奧妙的海洋探險。如果要找尋具有海洋風情的夏日樂曲,吳榮龍認為沒有比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名作《天方夜譚》更適合的音樂了!

曾被拉赫曼尼諾夫譽為「音樂繪師」的俄國作曲家林姆斯基,管絃樂曲色彩鮮明亮麗、動態十足,擅長把各種情境活生生地帶到聽者眼前。當《天方夜譚­--海與辛巴達》這段音樂響起時,辛巴達探險的海洋由管樂和弦樂一波波捲來洶湧澎湃的浪潮,將聽眾帶進神秘的國度裡,展開一場和未知領域搏鬥的衝擊;絃樂深沉磅礡的律動,似一望無際又充滿危機的汪洋,使聽者不知不覺陶醉在「驚濤裂岸」的狂想中,將自己比擬成如辛巴達般的英雄征服狂野的海洋,從音樂中印證拉赫曼尼諾夫所稱譽的精彩奧妙。

《展覽會之畫》穆索斯基

 

俄國作曲家穆索斯基的《展覽會之畫》,原本為紀念畫家朋友哈特曼而作的鋼琴曲,1922年由拉威爾所改編成為管弦樂後,成為一首極受歡迎的管弦樂小品。

聆聽《展覽會之畫》,就像夏日午后走進精緻小巧的私人美術館,隨著從落地窗灑進的燦爛陽光,緩緩漫步欣賞顏色鮮豔、風格迥異的美麗畫作,彷彿走進了一本天馬行空的音樂圖畫書,跟著作曲家一起回到中古世紀的夏天。

穆索斯基在樂曲中描寫了十幅畫作,分別為:地中精靈、古堡、御花園、牛車、雛雞之舞、兩個猶太人、市集、墓窟、女巫小屋、城門等;而在「古堡」這幅畫中,拉威爾大膽地使用了不屬於古典樂器、也不曾在交響樂中出現的一種樂器—薩克斯風來表現,讓整首樂曲別具風味。

《阿根廷時鐘之舞Tico Tico》阿布留(Zequinha Abreu)

 

《阿根廷時鐘之舞Tico Tico》是一首著名的探戈樂曲,節奏輕快明朗、旋律浪漫熱情,在弦樂和打擊樂的對話下,樂曲呈現出南美洲的熱帶風情,聽眾不知不覺就會跟著搖頭擺手舞動起來。這首樂曲曾經出現在2001年由巴倫波因指揮柏林愛樂的新年音樂會上,為隆冬臘月中的音樂會帶來無限熱力,觀眾熱烈的掌聲久久不肯停歇,足見它受歡迎的程度。

夏天不止是慵懶悠閒,也可以充滿海洋與嘉年華般的活力,就讓《阿根廷時鐘之舞Tico Tico》陪您渡過一個青春動感的迷人夏日吧!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