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去年十月(Oct., 2005)發表在前一個Blog上的文章,那天一口氣拼了三部電影,偏偏一部比一部更好看,看完思緒澎湃寫不太出來什麼,沒想到繼可可西里得了金馬獎最佳電影以後,衝擊效應也得了今年(March, 2006)奧斯卡最佳影片,於是回去荒廢的Blog把這篇文章撈出來,算給自己一個紀錄與紀念。

而我想說的是,看完斷背山、慕尼黑與衝擊效應後,儘管媒體一面倒向斷背山,然而我依然認為衝擊效應這部電影得獎實至名歸。

三部電影與三個嘆息

    颱風天在家一口氣拼了三部電影。
  《衝擊效應Crash》片名翻得很好,是一部充滿心靈衝擊的作品。導演既尖銳又冷漠地看待種族問題,沒有結論也沒有一定的答案,另一個層面則是帶出了「你看見的不一定是你知道的」這個我個人很喜歡的議題。
    被誤會是黑人幫派份子的,其實是個顧家認真的好西班牙爸爸;專找黑人麻煩的白種痞子警察,不但是個孝子,原來父親是終身幫助黑人卻被種族保護政策反擺一道的老好人;連搭檔都以為是墨西哥人的警探其實是波多黎各與薩爾瓦多的混血美女;吵架的夫妻不知道另一半險些喪生差點見不到最後一面;固執的雜貨店老闆被當成阿拉伯人攻擊,黯然在後巷思考波斯民族弱勢移民的悲哀;充滿正義感的熱血好警察最後誤殺了想改邪歸正的黑人少年...
    你相信的不一定是你看見的,你看見的不一定是你知道的,真相常常藏在轉彎的地方。
    這部電影讓我想到《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生命中很多錯綜複雜的交集是如此誨澀難明,不到最後關頭、不經過衝擊,我們總難以知道真相,更不知道我們的做為影響了哪些人,或被哪些人改變了我們的一生。
  人最難逃離的不是別人的偏見眼光,而是存在每個人自己心裡的偏見。 
    第二部是《可可西里》 ,在海拔4700公尺的青康藏高原上,終年冰封雪埋的山勢峻奇、寸草不生,到處是吃人的流沙坑。這片地球上最原始的處女地,每一個足跡都有可能是地球形成以來,人類踏上去的第一個腳印。血性的藏族漢子們,為了保護數量銳減的藏羚羊,與家人生離死別進入可可西里追捕盜獵者,壯麗的山脈不知道是喜馬拉雅山還是天山山脈?在那個我一輩子也到不了的地方,一段驚人的血淚故事。
 山無語,只是默默看著生死的消逝;山也不會以人類的標準判斷是非,好漢們靜靜地被流沙吞沒了,冷酷殘忍的盜獵者揚長而去,山依然無語。而我們在如此遙遠的地方,有幸因為導演和工作團隊的出生入死,知道了這樣一個真實的故事。
 這是一部很簡單、很有力量的電影。
 可可西里保護區 http://www.qhnews.com:81/zt/kkxl/
 最後一部是伊朗和伊拉克共同拍攝的《烏龜也會飛》,時序拉在美軍攻擊伊拉克的前幾週,一群在邊界求生的孤兒們,徒手拆除地雷販賣糊口,這些孩子們間發生了一段模模糊糊的愛情,一個對美軍神話幻想破滅的故事。
 我很常看伊朗或是第三世界的電影,總是令我震憾許久難以自己的,並不是那些簡單動人的故事,而是那些孩子多麼習慣戰爭的場景。他們出生在戰場、成長在戰場,他們的日常對白是武器的型號,雖然他們之中也有許多人經歷過斷手斷腳的痛楚,但是談論地雷槍砲對他們而言,流利從容彷若是我們的孩子抓了蛐蛐兒。
 電影結束後,拉開遮光簾,大片落地窗外是絢麗燦爛的台中市夜景,遠近的霓虹燈和大樓密集的燈光交織成整片華麗的地幕,歌舞昇平。這是中東孩子們一輩子也無法想像的景象。
 三部好電影,三個嘆息。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衛
  • COMMENT:
    我也看過Crash
    前半段看的我久久不能自己
    對種族與命運的巧思
    令人激賞不已

    只是到了後半段
    感覺有點玩的過了火
    匠氣反而因此意外的突顯...

    不過電影帶給人的離世另一個世界
    總是讓人在離開戲院的時刻 難以拉回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