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英文裡Moment這個字,中文用「瞬間」、「剎那」、「當下」好像都可以,但是總少了那種模糊的、時間稍微停滯了幾秒鐘,好像果凍般凝固起來,或是用膠卷放映電影突然停格的那種感覺。

有時後我們都會遇到一些沒有特別意義,卻能在心裡明白這個片段將會成為未來生命中不斷回溯想起的部份。

上個月我無意間在圖書館借了美國女作家Curtis Sittenfeld的處女作,那本書被時代雜誌選為年度十大好書,還被譽為女生版的麥田捕手,看完以後我深深著迷,立刻上網找了這位作者的其它作品,當然我一拿到新書就迫不及待擠出我所有零碎的時間來讀它,在等孩子睡前刷牙的幾分鐘、在等開水滾的時候,我就這樣在家務和工作的空檔裡拎著非常重的這本書到處走來走去,一小頁一小段地讀它。

昨天下午,是連續第三天的滂沱大雨,城市居民都被這雨給悶在家裡,窗外除了涮涮涮的雨聲外,幾乎聽不見其它的聲音,好安靜。

我把一顆紅色的懶骨頭移到落地窗前,這片落地窗的寬度超過三公尺,即使是下著大雨的日子,依然可以享受很明亮的光線;窗外是小小的陽台,種了幾株不知道為什麼大雨打不落的玫瑰花、從不按季節想開就開的茉莉花,還有一棵像聖誕樹一樣高高壯壯的柏樹。

在懶骨頭裡喬啊喬挪出一個還算舒服的角度,在音響裡播了海飛茲演奏的莫札特,為自己煮了一杯有可可香氣的黑咖啡,手邊還拆了包熱量非常高的起司口味零食,就這樣用幾乎癱坐在地上的詭異姿勢,捧著剛到手的小說慢慢讀著。

選擇海飛茲的演奏版本是個小小失誤,那種高難度又完美無比的演奏,很難成為閱讀時的背景音樂,總是會在一些比較瑣碎或是出場人物特別多的片段裡,把注意力從書裡拉了出來;遇到這種時候,我會乾脆讓自己仰躺在懶骨頭上聽完整段漂亮迷人的樂句、伸展一下痠痛的脖子,一次次我透過落地窗仰著往天空看,雨珠順著玻璃像迷你的溪流一樣滑落,而天空的顏色從灰沉明亮、慢慢轉變成深邃無比的湛藍色,雨水的顏色也從灰白的小點點,慢慢轉成反映著室內燈光的金黃色,恍神一下就覺得那些雨珠快要滴到我的臉上了。

就在那樣一個很奇異的時候,我想到了moment這個字。

This is the magic moment.

我忙碌了好幾個月,在工作、家務裡喘不過氣,在不同的角色扮演裡穿梭,在馬路上飆車和在會議上發脾氣,每一件事都是我的選擇卻都不是我真正想要的,突然我擁有一個非常安靜、非常自我、幾乎完美無暇的片刻!

最近我經常說錯話或是表錯情,在工作和生活中都錯失一些彼此可能有美好對話發展的瞬間,不是立刻潑了對方冷水就是自己跳入冰河裡,事後當然懊惱悔恨不已,可是也不能剁了自己亂發訊息的手指頭或亂說話的舌頭去懺悔,然後我在雨下個不停的週末午後遇到了非常美麗的瞬間,像一個閃閃發亮的泡泡包圍著我,只有我自己在裡面,輕巧晶瑩又安靜溫暖,突然過去幾天來我的懊惱,都被輕輕原諒了。

大雨在窗外依然涮涮涮地下個不停,但是我的心裡異常平靜,我想起了愛過我的人,想念著我曾經愛過的人,有一種接近感謝的感動油然升起,而且突然間我非常明確地知道,這個片段未來將會在我的生命中不斷被想起,不斷給我新的力量。

當海飛茲拉完那個樂章的時候,我覺得自己臉上濕濕的,正奇怪不會雨珠還真的穿透玻璃打到我的臉上吧....才發現是眼淚慢慢湧出來,我非常驚訝,因為我並沒有任何想哭的感覺或是正在哭的感覺,眼淚像是有生命一樣自己掉下來,然後我明白剛才那個Magic moment ......結束了,The end。

 

 

 

創作者介紹

justblue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