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是一件很殘忍的事,尤其是做好夢。

不可能會實現的好夢,醒來以後真是加倍惆悵憂傷,一整個早上都難以釋懷。最近幾個夢見以後接著看見的巧合,真是快把我嚇傻了。

好前一陣子,我連續幾夜夢見玫瑰花與狐狸,不同品種顏色的狐狸對我笑著、吱吱鬧著玩,從瘦不拉璣的阿根廷狐狸到毛絨絨像隻天使的雪狐都有,夢了幾天後忍不住想著到底是誰馴服了誰呢? 早餐後上樓看看書架上的小王子,數了一下原來我已經買到五六種不同的版本,連聖修伯里的家都去過了,於是安慰自己會夢到不同品種的狐狸也是應該的;那天中午我到超商買涼麵吃,站在新一波集點兌換的小王子餐盤前面,呃,真是巧合....當下雖然有一種說不出的奇怪感覺,可是接下來的大家都在熱烈地談論這孩子,於是我也就淡忘了這件事。

 

夢見你也不是第一回,也許潛意識裡隱隱曉得此生相見再難有期,於是夢裡的力道一回比一回還重。

這一夜的夢境裡,你從身後緊緊擁住我輕聲耳語,你的溫度、你的味道甚至手臂的力氣,都像真實世界一樣,然而這場景其實根本沒有在我們之間發生過,甦醒時分我緊緊閉住眼睛,希望再拖延一點夢醒的時間,響了又響的鬧鐘真是煩死人,最好也只好憂傷地讓這些畫面Fade out。

下午,客戶以會議之名,為我約見了一位據說擁有北大學歷的中醫師,原本以為會見到一位垂垂老者,沒想到是位極年輕的醫師,轉頭看見他的剎那我默默伸手摀住自己的嘴,以免在客戶的辦公室失態驚叫出聲,那90%像你的樣貌,到底是怎麼回事? 帶著北方捲舌音的他,不可能也流著一半泰雅族血液,我明明清晨時分才夢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巧合呢?

針灸的時候不敢亂動,靜靜地想起那年你帶著我去那間幽暗的中藥房後方,向一位也宣稱擁有北京中醫學歷的密醫看診,那不著痕跡的關心,當時年少的我原來不懂得珍惜,現在想說聲謝謝也已經來不及。

 

誰叫真實的世界裡我根本不會游泳,於是能在水裡悠游的夢境遂頻繁而經常性的出現,上星期的某一個夜晚,我夢見在空曠深藍的海洋裡正潛水呢,突然前方出現了鯨與豚的身影,在海裡面的牠們看起來真是無比巨大迷人,醒來後一整天我一直悠悠想像著,不知道有沒有人在潛水的時候真正遇到鯨豚? 萬一遇到了那麼大的哺乳動物,會很驚嚇還是很驚喜呢?

一邊忙著,一邊想著,也沒跟任何人提起這件事。

晚上,朋友突然傳來一則YT的影片,內容是兩個潛水員先拍到一大群小魚撲面而來,然後才發現原來後方是一隻大鯨魚,趕緊倉皇逃出水面又笑又罵地大呼好險。

看完影片的時候,我忍不住笑出來了。

 

 

雖說最近夢見後就看見的巧合越來越多,但也明白像我這種沒有偏財運的人,不用肖想會夢到樂透明牌什麼的,還不如祈禱上帝高抬貴手,別老是要我做那些不會實現的美夢,安安穩穩一覺到天明吧。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