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人都有過鬼壓床的經驗,越是使勁掙扎就越是驚慌,若是乾脆放鬆不管往往馬上沉沉睡去,進入安詳夢鄉,醒來後恍然像若有似無的夢境一場。

關於失戀這檔事,其實挺像的。



十七歲那年,談了場連手都沒牽到的純純戀愛,最後很公式地在「聯考就要到了,我要專心準備考試!」這老套理由下分手,我認真地傷心了一整個星期不去上學,窩在房間哭呀哭呀眼睛腫得跟金魚一樣,初戀的破滅對那單純的年紀而言,簡直跟世界末日一樣。

後來,幾個其實並不很熟的同學,帶著一隻超大的白色熊布偶來看我,硬是把我連哄帶騙地拖回學校去上課。

再後來,大四補完托福的一個晚上,正站在228公園前等公車,一輛機車停下來問路,安全帽的罩子打開後對方愣了好多秒,而我只覺得「這人看起來真眼熟啊」,直到上了公車、回到家後,我才突然想起來那是我的初戀情人啊,我‧真‧的‧完全不記得他了。而228公園還叫做新公園的時候,正是我們倆個純情笨蛋翹補習約會的聖地呢。

時間就是這麼殘忍的東西。

妳拼命想要忘記的人啊事啊,剛開始總在週末午夜裡鬼魅似地縈繞不去;但是那些妳用盡力氣拼命想要記住的回憶,常常沒有選擇地在時光裡輕輕淡去,像陽光曬久了自然會褪色的窗簾一樣,形體還在,卻已經不是鮮明的原來的那份美麗。

所以,妳又何必苦苦逼自己忘記呢?越是掙扎,越是沉淪。

好好享受這種刻骨銘心的疼痛吧,人的一生中,有幾次可以真正心動呢?同樣地,也沒有幾次機會可以徹底心痛。

在遍體鱗傷的疼痛裡,時光會用另一種方式輕輕包圍妳,帶領妳不知不覺地往下一個時空前進,以妳絲毫未曾察覺的輕柔方式,讓妳在光陰中一點一滴慢慢地復元、慢慢地遺忘,這是妳沒有選擇也無法抵抗的自然法則。

不用刻意忘記,不需要努力微笑,更不用辛苦地讓自己快樂,這些妳以後自然會得到,到時候想不要都不行,到時候想掉眼淚還要找部悲情電影來看才行,到時候妳走過那些曾一起去過的地方、聽見一起感動的歌曲時,還會懷疑自己怎麼可以如此雲淡風輕。

像鬼壓床一樣,總要在掙扎無效後,經歷放鬆、熟睡再清醒的輪迴,恍如夢境一場。失戀,就是這麼一回事,如此而已。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