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寒的、下著雨的幽黯傍晚,從刮著冷風的露台進到室內,冰凍的臉頰和手指頭乍然溫暖起來,音響正播著海飛茲演奏韓德爾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很莫名其妙,我突然體認到海飛茲果真是位無可比擬的傑出天才演奏家,好像心裡被輕輕撞擊了一下。

 

其實我以前對海飛茲實在有那麼一點興趣缺缺,總覺得他的演奏太完美太精準,簡直到了一個不像人類在演奏的境界,常常都是一直在聽他的演奏,反而不小心就忽略了樂曲本身想要訴說的情感或故事。儘管「天才」「完美」這個形容詞永遠跟海飛茲畫上等號,但我喜歡祖克曼可能還稍稍勝過海飛茲一些,也從來不覺得這位天才有什麼吸引我的地方。

意外地,這些音符像絲綢般柔軟又充滿力量,如同往常一樣完美驕傲卻又觸動人心,好像一個巨人蹲了下來,用著同樣令人畏懼的嗓音,卻是為小女孩說一個溫柔的故事。

也許是去年聽了太多莫札特,也許是昨天午後那場幽微的冷雨,也許是因為乍冷還暖的舒愜,也許什麼原因都沒有,純粹就是被感動了。

於是我整夜放著海飛茲,整個早晨也聽著海飛茲,不同的曲子、不同的錄音版本,在台中難得下著雨的日子裡,竟然如此適合聽海飛茲。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oss Letodoz
  • 我超級無敵崇拜海飛茲滴 !!!
  • 確實是無可比擬的音樂巨人啊....

    Claire 於 2011/08/03 14: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