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柏林愛樂整團來台,轟動了台灣音樂界和新聞界,不管是不是樂迷都想搶張票進去躬逢其盛。

我對台灣這種一窩蜂迷信大牌明星的音樂現象蠻感冒的,在牛耳超強行銷炒作後的高額票價,已經遠遠超過一般樂迷能夠負擔的程度。猶記帕華洛帝來台那次,老公身為超級帕迷,大手筆投資買了萬元貴賓區的票券,結果冒雨聆賞的我們感覺還不如在家看DVD...

柏林愛樂一票難求,其實柏林愛樂的音樂家們,常另外組成小型的室內樂團四處演出,像知名的「柏林愛樂十二把大提琴」、「柏林‧維也納愛樂木管五重奏」都曾來台演出,一樣是頂尖優秀的音樂家,這次《柏林愛樂Divertimento重奏團》甚至是由柏林愛樂的首席親自率團來台,雖然新聞熱度上不像牛耳一樣炒得沸沸湯湯,票價也十分平易近人(最貴票價才$800元,想當時牛耳主辦的柏林愛樂$8000不是坐最前面還買不到),但精緻動人的演出水準一點都沒有縮水。

我很幸運,因為《樂覽》月刊要為這場音樂會排一篇側寫稿,於是我們有機會近距離聆賞;至於國台交的表現,我看見賣力又耀眼的首席,也看見那頹廢的老團員,只能輕輕嘆息。

柏林愛樂Divertimento重奏團 現場紀實

中部樂迷何其幸運!七位頂尖音樂家所組成的《柏林愛樂Divertimento重奏團》,在客席指揮羅曼‧柏格利薩賀與國台交的合作下,帶來一場專業的音樂饗宴,「很酷!一言難盡!」國台交首席薛志璋在協奏演出結束後,為這次合作下了極高評價:「這是一次相當棒的交流經驗。」初秋微涼的台中市因為這場音樂會,竟變得如此愉悅而迷人。 

中興堂演出現場座無虛席,但觀眾年齡結構十分特殊,青春學子及年幼學童佔了近半,原來是音樂班的師生們不願錯過這場難能可貴的經典音樂會,再加上票價平易近人,因此中部的樂迷父母及音樂班幾乎總動員,形成中場休息時同學們呼朋引伴、家長們聚在一起興奮討論演出樂章的有趣畫面。值得一提的是,這群樂迷年齡雖小,卻都具有頗高音樂素養,也讓這場音樂會不論台上、台下都呈現了一流的水準。 

《柏林愛樂Divertimento重奏團》是由柏林愛樂成員發起的室內樂團,偶爾也會邀請其它著名交響樂團的音樂家或獨奏家共同演出,並沒有固定的團員;此次來台演出的成員由柏林愛樂首席瑞內頌尼領軍,包括中提琴家伍理赫克聶澤、大提琴家大衛瑞尼克、低音大提琴家如道夫瓦徹、兩位法國號演奏家克勞斯瓦愣多福、薩拉維莉絲以及來自上海的獨奏家張櫻等傑出音樂家。 

音樂會以羅塞蒂(Francesco Antonio Rosetti)的降E調雙法國號協奏曲揭開序幕,相對於國內銅管樂器總是屈居非主流、較難聽見傑出獨奏的情形,克勞斯瓦愣多福、薩拉維莉絲將法國號的特性延展到極致,這兩支來自柏林愛樂的閃亮法國號,一開場就以柔和嘹亮的悠遠樂音震撼了現場觀眾,國台交中提琴首席陳宜君直以「聽到這麼漂亮的音色真是種享受!」來形容他們的演出,輕快協調的詮釋方式則讓觀眾直接感受到Divertimento重奏團詼諧逗趣的樂團特性。 

接著上場的,是國內十分難得聽見的低音大提琴獨奏;1968年即加入柏林愛樂的如道夫瓦徹,曾在1990-2000年間擔任柏林愛樂兩位主席之一,不僅見證了柏林愛樂近四十年的發展,更從事室內樂演奏長達卅餘年,曾經參加許多不同的室內樂團演出。瓦徹當晚演出狄特斯道夫(Carl Ditters von Dittersdorf)E大調低音提琴協奏曲,他的演出十分溫柔深刻,低沉樸雅的旋律在他的詮釋下,已經跳脫技巧注目的層次,而是直接觸達觀眾靈魂深處的感動,國台交低音提琴代理首席呂孟君親自上台獻花致意,直到謝幕三次,觀眾發自內心的掌聲依然久久不歇。 

張櫻是此行唯一非柏林愛樂的成員,她從五歲開始習拉小提琴,長年旅歐與柏林音樂學院樂團、軒內布爾格交響樂團、波利馬交響樂團等許多管絃樂團合作,並曾與德國中央電台及布蘭登堡廣播電台等錄製過唱片,經常在歐州各音樂節中演出。此次來台,她特別帶了義大利大師法蘭絲希如吉利(Francesco Rugieri)1690年製作的名琴,並以壓迫性的技巧將琴聲發揮出氣勢十足的拔尖高音;她和中提琴家伍理赫克聶澤既是音樂上也是生活中的伴侶,這對夫妻檔在演出莫札特的小提琴與中提琴雙協奏曲(作品364)時,旋律之間相互呼應對話縝密動人,仿若是歌劇中男女主角精彩的對手戲,兩人在小提琴及中提琴的獨奏部份展現出天衣無縫的完美默契,曲畢更忘情地在舞台上擁吻,讓觀眾不僅沉浸在精湛的繞樑餘音中,也為他們倆的深情所陶醉。 

音樂會的壓軸,是由柏林愛樂首席瑞內頌尼與大提琴家大衛瑞尼克演出布拉姆斯的a小調二重奏協奏曲(作品102)。這首布拉姆斯晚年的重量級作品,讓小提琴、中提琴與管絃樂構成三重互動關係,樂曲一開始,國台交在客席指揮家羅曼柏格利-薩賀(Roman Brogli-Sacher)的帶領下,以充滿張力的音符展開快板的第一樂章,接著兩位音樂家以小提琴和大提琴的對話,完美地詮釋了樂曲中被稱為「二重裝飾奏(dou-cadenza)」的獨特樂段,在這個樂段中管絃樂休止暫靜,讓兩支獨奏樂器均衡又充滿戲劇性地對奏著,瑞內頌尼如絲緞般的細膩演奏,內斂優雅,恰如其份地詮釋出這首樂曲的精隨,現場觀眾無不屏氣凝神、專注忘我地聆聽。 

大衛瑞尼克同時也是柏林愛樂12把大提琴的成員,並與同事們成立了數個不同的室內樂團,他的大提琴演出正如陳宜君的讚嘆:「溫暖、厚實、完美,充滿了內斂又豐富的情感,不論是彩排還是現場正式演出都感動得不得了!」最後一個音符落下,現場觀眾立刻報以如雷的熱情掌聲,要求安可聲不斷,散場後柏林愛樂Divertimento重奏團團員在大廳為現場觀眾簽名,許多意猶未盡的觀眾大排長龍,興高采烈地討論著方才的精彩演出。 

進場時發生了一件有趣的小插曲,有兩位小女孩在沒有家長陪伴的狀況下由小姐姐帶小妹妹入場,驗票的工作人員為難地攔下兩位小女孩:「妳今年幾歲?這場音樂會禁止七歲以下的小朋友進場,妳不能進去」小妹妹老實地回答:「我五歲半,姐姐十一歲。」正茫然不知所措,眼看就要哭出來,小姐姐卻抬起頭堅決地對工作人員說:「我要帶她進去!我妹妹還沒有七歲,可是她會拉小提琴,她也聽得懂莫札特,對不對?」邊說邊看著自己的小妹妹,只見小妹妹用力地點點頭說:「對!我四歲就開始拉小提琴,我不會在樂章中間拍手!」最後工作人員互相討論後,還是破例放行通過了。筆者有幸目睹這十分可愛的一幕,不禁會心微笑,說不定這位小妹妹將來正是能為台灣揚名國際的小提琴後起之秀呢!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ae
  • COMMENT:
    hihi
    bule小姐
    妳好幸福 我也很喜歡這樣純粹的藍
    更喜歡純粹的音樂和聲音
    純粹的表情
    純粹的人
    和很純粹的文章紀實
    我會繼續努力 謝謝妳的支持
    祝你一切都好
  • 水
  • COMMENT:
    本來要去看的...
    不過我知道時
    票已經賣一半剩很貴的
    久石讓的也是呀
    好想去看喔Q__Q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