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音大提琴給人的印象,總是巨大又笨重,然而專訪國台交低音大提琴首席呂孟君時,她給我的印象卻是十分輕快、明朗而怡人,整個專訪過程她都甜甜的笑著,是那種打從心底幸福的人,才擁有的真心笑容。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正在陣痛,現在回頭一看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眼看再過幾個小時就要衝到醫院待產了(當然那時不知道~只覺得腰又痠又痛),還趴在電腦前面努力地把稿子趕完~~哈哈哈,難怪有一些不知所云。

不過,專訪完我真的對低音大提琴有了全新的觀感,覺得它是個友善的樂器,也許是因為這位首席明明經歷顯赫,卻依然和氣友善吧!

專訪國台交低音大提琴代理首席呂孟君

以《鴿子》、《香水》等作品廣為國內讀者熟悉的德國作家徐四金(Patrick Suskind),他的單人獨幕劇作《低音大提琴》曾經創下在德語系國家被演出最多場次的紀錄。

總是潛居樂團最後方的低音大提琴,在書中躍然成為彰顯人生百態的唯一主角,失意落寞的音樂家將低音大提琴視為朋友、情人、仇敵,同時也是生命中的絆腳石。在連串的獨白中,徐四金透過筆下的音樂家不斷抱怨低音大提琴總是被觀眾和作曲家忽視,卻又同時點出了低音大提琴「唯一距離越遠聽得越清楚」、「低沉卻不可抵擋的穿透力」種種值得驕傲的特性。

 

不同於書中低音大提琴音樂家的自嘲自忿,現任國立台灣交響樂團低音大提琴代理首席呂孟君,卻是用全然樂觀開朗的角度看待自己的低音大提琴以及演奏生命。

 

身材纖細高脁的呂孟君,幼年時因為身高優勢,音樂班的老師建議選攻低音大提琴,於是開始接觸這個龐大而深具張力的樂器,儘管徐四金筆下的音樂家強烈質疑「大多數低音提琴手都是練過各種樂器,與人競爭失敗後被迫變成的產物」然而呂孟君卻是在練習低音大提琴之初,就迷上了這個樂音低沉溫柔的樂器,音樂之路逐步行來從未改變初衷。

 

或許源自低音大提琴總是在樂團中扮演協奏角色的特性,氣質優雅的呂孟君在舉手投足之間,也散發出隨和好相處的怡然特質。在她的音樂生活裡,不論求學、演出或教學都充滿了趣事與笑談,讓人不由得跟隨著她甜美迷人的笑容,對被徐四金描繪成「烙著罪惡印記」的低音大提琴另眼相看。

 

一段在法國留學時的小插曲,恰可突顯呂孟君樂天開朗的個性。當年初抵法國的她第一次購買巴黎的地鐵月票,扛著巨大的低音大提琴趕赴上課,由於地鐵的入口狹窄,又要刷票又要扛琴手忙腳亂,旁邊一群黑人假意幫忙,卻半搶半偷地拿走了她的地鐵月票;偏偏當天運氣十分不佳,在沒帶護照的情況下竟遇上查票的警察(法國地鐵採隨機抽查,並非每日查票),很冤枉地被開了張高額罰單。初抵異鄉發生這種倒楣的事,大多數人難免怨懟橫生視為不愉快回憶,呂孟君卻笑嘻嘻地說:「我才剛到不久也記不清楚地址,隨手寫給警察的地址好像是錯的,結果一直沒收到那張罰單耶!」在最糟的狀況裡依然看見幸運的部份自我解頤,呂孟君在任何情況下都能保持正面思考的樂觀。

 

不論是教學、演出還是生活中都難免遇到瓶頸和低潮,「視為挑戰、快速忘記」是呂孟君的不二法門,求學時代遇到很難的考試也會告訴自己:「一定會過去的!」認真但不鑽牛角尖的開朗性格,讓她的生命軌跡裡從未被不愉快的記憶留下刻痕。

 

有些孩子們把上舞台演出視為沉重壓力,越是力求完美越是容易在出錯時感到沮喪挫折,其實在舞台上出錯是很平常的事,低音大提琴雖然因為樂音低沉使得錯誤較不明顯,然而反覆的小節看錯、休止符中放炮等失誤在所難免,出錯的時候該怎麼面對呢?「錯了就錯了,千萬不要吐舌頭!」呂孟君帶著促狹的笑容說:「被發現放炮,趕快轉頭看別人,這樣觀眾就不知道是妳的錯囉。」即使面對失敗與挫折,她仍然輕鬆以對,幽默的態度不僅讓她的舞台表現更穩定亮眼,也成為家長和學生心中不可多得的好老師。

 

呂孟君印象最深刻的演出,不是跟大師級的音樂家或指揮家合作,竟然是兩個調皮學生鬧場的經驗。有一次在國家演奏廳演出,家長很捧場地買了兩張最前排的座位,自己則為了省錢坐在後方區段,讓兩個同班的三年級小朋友獨坐最前排聆聽,沒想到原本應該專心欣賞老師演出的小朋友,卻在前排聊天玩鬧起來,「我在台上聽到他們的對話,一直分心,差點笑場」呂孟君帶著濃濃的笑意,信手拈來都是學生的趣事,「這兩個學生有一次還躲在鋼琴底下的琴盒裡,超頑皮的兩個寶貝。」和學生的好感情由此可見。

 

談起學生,呂孟君語重心長地建議:「比賽在乎的是過程,因為比賽不一定是公平的,評審口味也有很大差距,真的不要把比賽結果看得太重要。」她以自己一名學生為例,這名學生音樂性非常好,在國內參加比賽卻屢戰屢敗,總是沒有滿意的成績,但是最後這名學生獲得國外許多名校的獎學金,更順利進入茱莉亞音樂學院深造,成就斐然,「演出的快樂是立即的,但教學則是陪著他們成長。」第一屆學生今年即將步入禮堂,為人師表的喜悅滿溢。

 

呂孟君將自己的學生分為兩類,如果不是很堅定會走上音樂之路的孩子,她總希望學生們能在學習過程中盡情享受欣賞音樂的樂趣:「在國外唸音樂學院時,許多同學並沒有打算走上音樂之路,這在台灣是不可思議的事,不走音樂幹嘛要去唸音樂學院呢?但是他們覺得這很理所當然,因為懂得欣賞音樂之美本身就是值得花時間追求的事。」學生中不乏就讀一中、女中甚至今年進入台大醫科的孩子,能夠以低音大提琴紓解課業壓力、加入社團或是自娛娛人,在呂孟君看來就是學習音樂彌足珍貴的價值了。

 

「除了希望學生們都能比我更好,也希望未來能逐漸改變低音大提琴的刻板印象,不要只是伴奏樂器,要能像小提琴一樣擔任獨奏角色。」呂孟君曾受邀在巴黎著名的Salle Pleye1舉行個人獨奏會,並曾通過國家文藝基金會審核,在國家音樂廳舉行低音提琴獨奏會並深受好評,她笑著透露出對教學工作和低音大提琴的期許,也談起自己最喜歡的大師級演奏家低音大提琴名家史特萊夏(Ludwig STREICHER)

 

呂孟君認為,史特萊夏最吸引她的地方,是演奏風格跳脫了低音大提琴的侷限,以最舒服、自然的方式呈現出諧和又溫柔的旋律。在史特萊夏的演奏裡,低音大提琴不再只是配角,而是在音樂裡成為完全的主導角色,「為人和氣親切也是吸引我的原因之一,」她笑著說:「也許樂器的特性本身比較沒有侵略性吧,拉低音大提琴的演奏者好像都蠻和善的。」在闡述大師風格的同時,似乎也不經意地點出了呂孟君本人之所以散發出無比溫柔氣息的原因。

 

留法時對呂孟君影響最大的教授貝納‧卡洛洪(Bernard Cazanran),同樣也是一位親和力十足的可愛音樂家,她笑著談起教授的種種妙事。這位曾多次來台演出的音樂家酷愛中國料理,在法國時呂孟君曾親自下廚料理,教授絲毫沒有架子,不但喜孜孜地與其他台灣學生趕赴她的宿舍大快朵頤,還自備紅酒和學生們同樂;一次卡洛洪教授在上課時穿了一雙小丑似的黃色大鞋子,造型古怪滑稽,還得意洋洋地到處問學生好不好看,讓她和同學們邊上課邊竊笑,充滿愉快的練習氣氛;這位有趣的音樂教授還特別喜歡士林夜市中花俏俗氣的地攤襯衫,回國後多次來信要求學生代購寄到法國去,充滿法式幽默的生活態度令她印象深刻。

 

剛到法國時的呂孟君一下子遇到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樂手,只知道死命練琴想趕上別人,卡洛洪教授卻對她說:「這樣下去練到頭髮長了又白了也練不好,一定要真正去想音樂、感受音樂。」在卡洛洪教授不斷啟發、引導和示範下,呂孟君逐漸瞭解到低音大提琴不應該只侷限於伴奏角色,其實有很多獨奏的可能性。98年卡洛洪教授以低音提琴大師身份受邀訪台,呂孟君與卡洛洪教授共同在國家音樂廳演出雙低音提琴協奏曲,讓低音大提琴的共鳴成為舞台中央最耀眼的動人主角。

 

音樂之外,呂孟君有一項和她優雅氣質十分匹配的獨特收藏水晶。在她家中有一整個大櫃子滿是細膩美麗的水晶藝術品,兩次造訪以手工水晶聞名的捷克的她,由於水晶藝品價值不菲,總是花上好幾天時間逛水晶藝品店,細心比價後才狠下心買回;在她的眾多收藏品裡,有一座非常特別的水晶低音大提琴,晶瑩剔透、優雅細緻,是老工匠花上相當心血打造的精品,呂孟君得意地說,從法國返台時除了扛琴上飛機,還要把幾大箱漂亮的水晶飾品和精緻脆弱的手工水晶杯當成隨身行李扛上扛下、搭機轉機,回到台灣時連一個杯子都沒破,身邊所有朋友都嘖嘖稱奇呢!

 

「對我而言,音樂就是生活中的一部份。」低音大提琴在不同時期,佔據呂孟君不同的時間比例。結婚前,演出和練習平均每天要花上八到十小時,婚後音樂的重心漸漸受到家庭影響轉變,除了演出和教學的密集接觸,需要放鬆時她也會和擔任律師的另一半共同分享爵士樂,有了小孩後「聽得最多是兒歌,不愛聽也得聽」呂孟君笑著說,現在水晶收藏品的地位已經漸漸退居後方,低音大提琴也退守成為工作之必要,剛上幼稚園中班的寶貝兒子才是生活中的最大重心。

 

提起兒子時,呂孟君的母愛溢於言表:「他上的音樂班指定要回家聽兒歌錄音帶,我自己拉錄音帶裡的曲子給他聽,結果我兒子用崇拜的眼神說:『媽媽,妳好棒啊!』」兒子最天真的讚美,比做為一位國家級交響樂團代理首席的亮眼成就更令她開心。

 

在陳澄雄前團長時代即加入國立台灣交響樂團的呂孟君,已經有長達九年的資歷,從多年前以民俗大眾化、普及音樂為使命,到現今往精緻化、提昇音樂素質為目標,歷經多位團長不同風格的帶領,呂孟君始終以細膩的音樂專業及親和的人格特質受到高度肯定;擔任低音提琴聲部目前編制六人的代理首席,她簡單地說「以身作則」就是唯一圭臬,也讓平均年齡介於卅至四十歲的小組成員,在融洽和諧的氣氛快樂合作、共同成長。

 

對於國台交的現況與未來,呂孟君特別提到希望能增加一些公益性的演出,尤其是特別為兒童設計的表演活動。兒童的耐心有限,要求年幼的孩子們乖乖聽完整場正式交響樂演出並不容易,但是兒童卻是最需要開始培養欣賞音樂能力的小小聽眾,呂孟君強調,讓孩子們從小領略音樂之美是很重要的,因此未來如果在能夠得到國家資源的支持,她很期待國台交每隔一兩個月,能有機會到醫院兒童病房、兒童圖書館等地進行公益性質的表演,引導更多孩子進入古典音樂世界。

呂孟君的音樂之路成就十分璀璨耀眼,她卻始終保持著柔和開朗的個性,用最快樂的心面對音樂;透過她所分享的音樂與觀點,低音提琴不再只是舞台上龐大的配角,而是能讓觀眾感受快樂積極、溫暖感動的正面力量。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寂寞梧桐
  • COMMENT:
    「懂得欣賞音樂之美本身就是值得花時間追求的事」我完全認同。

    誠如我對孩子的教育方針,才藝不一定非得要樣樣學習,須尊重孩子的興向和意願,學習如何欣賞或聆聽,讓文化深入生活與習慣,想必該是另一番樂趣。
  • 板主回應 by Claire
  • COMMENT:
    是啊!!
    台灣人民花大錢追求國際巨星,但是如果平常沒有培養欣賞的基礎,巨星拉錯了也不一定聽得出來哩~
    文化,一定是在潛移默化中成為生活的一部份,孩子們才會感受那份美好。
    有趣的是,在我訪問過的所有音樂家中,每一位專業的音樂家都非常不認同國內填壓式的音樂教育,讓孩子在快樂中選擇、在生活中享受,才是音樂教育的真諦啊~~
  • LIli
  • COMMENT:
    怎沒提到影響她[深遠]的饒大鷗老師??
  • 板主回應 by Claire
  • COMMENT:
    Llli,
    呂老師沒提到耶...看來後面還有一段動人故事,真可惜。
    做人物專訪最怕就是沒問到受訪者心裡藏著的故事,或是想說的話,妳的留言雖然只是簡單一句話,卻是我最害怕的遺憾呢。
    -----
  • ONLYLOVEBASS
  • 給 LIli
    什麼深遠?你是音樂圈的人吧?不要道聽塗說!!呂老師不是那種人!!沒有聽過樹很大會怎樣嗎
  • ONLYLOVEBASS
  • 什麼動人故事根本是有心人造謠的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