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納‧克諧爾,一個在台灣很陌生的名字,長達35年的維也納愛樂首席,他帶著一把價值近兩億台幣的1725年史特拉底瓦里名琴,給了我們一個非常感動的音樂之夜。

協奏演出的普羅交響樂團,團員都十分年輕,編制上有一點不太平衡,小提琴聲部高達26位左右,中提琴、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加起來也在廿多位之譜,但管樂只有兩支法國號、兩支巴松、兩支小喇叭,單、雙簧管各一支,打擊也只有一座定音鼓而已。

指揮廖嘉宏和小澤征爾是同一個路線的,溫和優雅、層次分明,比肯特中野好上一百倍,哈哈,這是題外話啦,管樂部太弱了實在也不太容易表現完整的樂曲精神。

克諧爾出場後,我承認我有好幾度完全忘記後面有個交響樂團...不管是耳朵、眼睛都完全被克諧爾徹底迷住了!琴聲細膩飽滿,這把281歲的超級名琴,歲月與風華透過演奏者完美的技巧忠實呈現,克諧爾真不愧被封為『首席中的首席』,優雅迷人的樂聲飄揚在整個音樂廳,我發現很多觀眾都不知不覺地把上半身往前傾,兩眼發直、嘴巴跟我一樣微微張開,無限神往地專注聆聽。

獨奏的部份結束時,觀眾的掌聲快掀掉屋頂似的,久久不願停歇,克諧爾出來謝幕、安可達五六次之多,觀眾就是不肯放過他,我的手也拍得好痠喔~台中人的熱情感動了這位大師,我們賺到三首高難度的安可曲!這種事在台北絕對不會發生的,台北人太有見識,太文明又太優雅了,大概頂多謝幕兩次就歇手了吧,頭一次我不再抱怨台中的場地爛、演出少,反而以台中人的熱情為榮。

安可曲我要提一下,我和老公都是古典樂迷,不敢算行家但也絕不是井底之蛙,可是我從來沒見過、聽過如此華麗、神乎奇技的演奏方式!克諧爾明明就只有一人一琴一弓,但是樂曲裡面同時表現了高昂細緻的主旋律、輕快低沉的伴奏旋律,最不可思議的竟然還夾著雙弦和絃間奏,如果我們不是在現場親眼所見,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相信這是一把小提琴的獨奏喔!從小到大也聽了數百場音樂會了,我第一次想用目瞪口呆、如癡如醉來形容自己。

下半場開始的時候,更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指揮廖嘉宏說,克諧爾教授被觀眾熱情的掌聲感動,決定坐下來跟樂團合奏整個下半場的交響樂!天哪!天哪!我再一次由衷感謝台中人那熱情無限、完全不受所謂國際禮儀規範的超長掌聲!對照他的地位與精彩絕倫的演奏功力,克諧爾不但優雅迷人,更毫無身段架子,我們深刻地感受到他的誠懇專注以及身為音樂大師的典雅風範。

上半場獨奏時,由於樂團扮演成功的協奏配角,雖然被大師深深吸引,卻不一定感受得出名琴的威力,下半場有了這難得一見的合奏,終於明白為什麼名琴要兩億台幣了。

剛才不是說有26支小提琴嗎?可是連克諧爾的27支一起合奏,同樣的節奏、同樣的旋律,同步起落的弓弦,為什麼我們只聽到一支小提琴的聲音哩?那細膩婉轉、如泣如訴的琴聲,嘹亮溫柔、含蓄飽滿,卻完全蓋過了整個聲部的演奏,就連我們故意把注意力和眼神放到其它聲部,還是不知不覺會被克諧爾的琴音拉回來,不但無法移開目光,也無法控制耳朵不被吸引;妙的是,老公偷偷地問我:「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好像整個小提琴聲部的水準突然提高了,抑揚頓挫也變得更有力量了...」親愛的老公,I can't agree you more ...其實我也深有同感呢!

本來九點半就該結束的音樂會,因為安可曲太多而延到快十點才結束,散場後克諧爾還在現場為觀眾簽名,長長的隊伍裡,鍊著一張張興奮感動的表情。

克諧爾大師不論是高難度的選曲、豐富的演奏技巧、情感豐沛的詮釋或安可上,都釋放出十足的謙虛與誠意,在每一個音符和他的微笑中都能感受到歷經粹鍊的大師風範,難怪可以在世界頂級的維也納愛樂中擔任長達卅五年的首席而屹立不搖。

最近三個大師級小提琴巨星接著訪台,克諧爾後面是慕特,接著有張莎拉,樂迷們真是太幸福了!

遺憾的是,只有安蘇菲慕特在牛耳經紀的包裝下,成為台灣人耳熟能詳的巨星,昂貴的票價中有一半是廣告行銷費用,卻依然一票難求;反觀克諧爾國際地位崇高、張莎拉更是八歲就成名的天才巨星,票價平易近人,也不難購買,卻因為主辦單位的不擅宣傳而悄悄來悄悄走,讓很多台灣樂迷錯失第一線接觸巨星的機會,多年來我最扼腕的就是聽鋼琴之神德繆思來台那一次,整場坐不滿三成,後來跟音樂界朋友一聊,她們都快哭出來了,說早知道的話就算打地舖也要去排隊買票,因為這位被認為像神一般偉大的鋼琴大師已經高齡八十,這輩子再也不會來台灣了。

古典樂迷要接觸到這些訊息的管道實在太少,然而擅於行銷的藝術經紀公司如牛耳之輩,大打廣告的結果就是反映在拒人千里之外的超昂貴票價上;不擅宣傳推廣的如國台交,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國際巨星演奏會賣座不佳,國內的古典樂推廣真是艱辛而矛盾啊!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