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音樂家年過四十卻仍保有這般單純天真,我覺得非常可愛呢~

【樂覽】六月號--專訪國立台灣交響樂團 助理首席林祐丞

五官輪廓分明、身材高挺偉岸,額前還有一撮十分醒目、挑染飛揚的金髮,林祐丞時尚的外表、爽朗的笑聲,完全打破一般人對於小提琴音樂家「斯文溫和」的刻板印象。 

本籍雲林的林祐丞有四個姐妹,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聊起走上音樂之路的因緣,林祐丞哈哈大笑:「大家都知道雲林特產是什麼吧?西瓜、醬油跟『流氓老大』!」他促狹地說,當年如果不是搬家到霧峰,現在就沒有拉小提琴的林祐丞,而是多一個腳跨黑白兩道的林祐丞喔! 

任職公務人員的林父十分注重子女教育,他擔心個性直爽海派的兒子日後走上偏差道路,遂在林祐丞八歲那年師法孟母三遷,毅然由雲林舉家搬至霧峰定居,並且特別選在當年還稱為省立交響樂團的樂團辦公室附近落腳。儘管公務員薪資微薄,林父卻不惜重金延聘省交的正式團員為林祐丞指導小提琴,從此林祐丞的個性裡多了份細膩安穩的氣質,也開啟了通往音樂世界的第一扇窗。 

回顧自己音樂路上的成長過程,林祐丞坦承自己在啟蒙時比別人幸運、沒有多繞冤枉路,然而音樂之神並沒有因此一路眷顧,反而使他的求學路充滿戲劇性、開了個大大的玩笑,林祐丞娓娓說出了一段連家人也不知道的秘密往事。 

小學六年級時,因為與死黨感情太深厚,同學們一句:「跟我們一起上國中吧!」讓念舊又重感情的林祐丞決心放棄報考音樂班。這個決定令林父十分不諒解,父親向來採說一不二的威權式日本教育,這是他生平第一次鼓足勇氣頂撞父親,引起一場偌大的家庭風暴;最後連母親、四個姐妹們都一起下跪求情,終於讓林祐丞如願進入國中的普通班就讀,和死黨們打打鬧鬧又三年。然而,違逆父親的後果,卻讓林祐丞在考上國立藝專後,遇到生命中最大的挫敗與轉折。 

頂著拿下四次台中縣立比賽首獎的光環,林祐丞輕鬆打敗一千多名報考者,考進錄取率極低的國立藝專。然而三十名同學中,有廿五位來自各地的音樂班,個個都是樂理基礎紮實、身經百戰的高手,比較之下差距十分明顯,原本開朗自信的林祐丞瞬間成了井底之蛙,漸漸封鎖自己,差點得了自閉症。 

過重的壓力在高一下學期到達臨界點,爆發崩潰。林祐丞回憶,高一下的期末考試,站在舞台上的他突然滿腦子空白,緊張到手一滑、弓差點掉下去,一抬頭正好看見指導教師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表情,自己只能站在舞台上渾身發抖,完全記不得怎麼離開舞台的。當晚,這位影響林祐丞一生的恩師陳吳淑如老師找他徹夜長談,同時具有教育心理學及音樂雙碩士學位的陳吳淑如老師,誠懇卻無情地給林祐丞兩條路:「去看心理醫師,或是放棄音樂。」 

整夜無眠、哭腫了雙眼的林祐丞覺得看心理醫師很沒面子,放棄音樂又不甘心,第二天一早跑去找老師問有沒有第三條路,陳吳淑如老師說:「面對你的恐懼、找出你的問題根源,不過要靠你自己是很難做到的,還是放棄吧。」想起當年拒絕報考音樂班時引起的軒然大波,林祐丞根本不敢想像放棄音樂的後果!他認為自己反正沒有退路了,再難也只好硬著頭皮走下去,於是陳吳淑如老師告訴他:「你怕表演,所以就更要表演,一定要秀,你只要看到人就拉給他聽。」 

「現在想起來,完全是置之死地而後生。」林祐丞靦腆地笑著,他敲了每一位學長的琴房,完全不管對方是主修鋼琴、單簧管還是聲樂,厚著臉皮拜託學長姐做他的聽眾、批評指導,就這樣帶著小提琴跑遍系上,讓他成為系上的名人,還當選當年的「科寶」,漸漸找回演出的信心。到了高二下學期的考試,林祐丞從棄弓下台的敗將,一舉奪下第一名的佳績,台下的陳吳淑如老師再次出現跟一年前一模一樣、目瞪口呆的表情,只不過從驚訝換成了驚喜! 

這段首度曝光的往事,是林祐丞認為能夠分享給音樂學子最珍貴的經驗:「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嘗到從高處被打落谷底的滋味,學音樂都比較敏感,因此需要更高的抗壓性;就算你失敗了,也不要因為挫折就輕易放棄。」 

儘管後來在東海大學音樂系繼續深造了碩士學位,然而林祐丞最懷念的還是在藝專的時光。他印象特別深刻的是一段小插曲,記得高一正自閉挫敗時,有位同學神情凝重地但語氣平和地質問林祐丞:「你拉得非常爛。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靠關係進來的?花了多少錢買通評審?」然而在次年考試林祐丞拿到第一名時,這位同學卻第一個衝過來對他說:「你真棒!」這位性情中人的同學,正是以《三峽的石獅子》一曲,獲得布達布達佩斯交響樂團指揮家湯瑪士‧瓦沙立熱情稱讚的知名作曲家劉學軒,從此兩人成為莫逆之交至今。 

未再出國深造,林祐丞退伍隔天即到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報到,兩年半後又因家庭因素回到中部、轉任國立台灣交響樂團迄今長達十三年時間。除了感念陳秋盛指揮最初的知遇之恩,林祐丞也憶及陳澄雄前團長的時代,與早期團員們「生死與共、苦中作樂」的革命情誼。 

當年陳澄雄前團長肩負著將古典音樂普及化的使命,安排了一年高達百餘場的密集演出,「用上山下海來形容一點都不誇張,監獄、夜市、勞軍、安養院、烈日、大雨、海邊我們都演出過,有時行李還來不及拆就又要出發了,團員開玩笑說大家乾脆組成一個家庭好了,」林祐丞輕描淡寫,卻透露出當時幾乎體力透支、狀況百出的磨練:「在海邊聽古典樂,詩情畫意好浪漫啊,結果我們上台一拉,鹽份讓弓都毛了!下半場拉不出聲音來,當場變啞琴。」 

在林祐丞眼中,接任的蘇忠前團長雖非出身音樂背景,卻是一位尊重專業的長官。蘇前團長上任後刻意減少場次與通俗曲目、朝精緻化音樂發展,還邀請多位客座指揮演出,讓團員的藝術成就更上層樓,直到現在,國台交的觀眾席上還可以常常見到蘇前團長的身影,是一位任期雖短卻相當有心的長官。 

現任的柯團長則是林祐丞口中「毫無官架子、願意深入聆聽團員聲音、格局遠大」的好長官,柯團長致力將目前的國台交結構年輕化、多元發展,整體素質也更朝向精緻化提昇,協調多於威權要求,這樣的理念跟林祐丞個人對「助理首席」的角色定位十分相近。 

在國台交經歷三任團長帶領的林佑丞,以老團員的舞台經驗與新進團員的國際觀如何取得平衡為例,認為助理首席應該是觀察者,絕非仲裁者;助理首席和指揮、首席不同,在追求樂團演出素質提升的同時,更重要的任務是扮演微妙的「橋樑」功能,如何細心觀察、巧妙溝通,讓每個不同位置的人都找出自己的功能與責任,是林祐丞追求演奏專業的同時,另一個重要課題。 

音樂以外的林祐丞,是個疼妻愛子、顧家又充滿責任感的新好男人典範。不諱言這是自己的二度婚姻,林祐丞提起現任妻子和分別就讀小四、幼稚園的兩個兒子,眼神滿是溫柔的神采,掏出隨身攜帶的全家福大頭貼(如附圖三),再三強調家庭對他的重要性,笑得像個小孩。 

兩個兒子功課名列前茅又乖巧懂事,讓演出、教學工作極繁忙的林祐丞毫無後顧之憂,然而林祐丞並沒有打算讓自己的兒子傳接衣砵、走上音樂之路:「學音樂太苦了!當然各行各業都辛苦,不過我自己深知學音樂的苦,不捨得他們為音樂攜牲太多。」只讓兒子學鋼琴聊做娛樂的林祐丞,搖身變為寵溺的慈父,想起自己不能打籃球、不能撒野的青春歲月,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喜歡音樂多於學習音樂。 

林佑丞隨手又從皮夾中翻出另一張與妻子的合照,眉飛色舞地述說結識愛妻的經過。當初正是因為音樂教學工作而認識在安親班兼職的妻子,音樂讓他的人生豐富,也讓他找到真命天女;林祐丞稱讚從事美容工作妻子的審美觀極佳,不但是自己的專屬造型師,新家設計也一手包辦:「下個月搬新家,歡迎大家來參觀我愛妻的傑作!」驕傲甜蜜之情溢於言表,不難感受到家庭正是林祐丞最重要的心靈支柱。 

笑稱自己十分老頭子性格的林祐丞,坦承到現在還是個電腦白癡,對於新奇的科技產品他通通退避三舍,卻喜歡些老的、保守的、古典的事物,他舉帕爾曼早期的錄音為例,儘管有明顯錯誤,但是未經修剪過的真實更令人動容,「就像我自己的人生啦,偶爾跌倒一下不是更有意思嗎?」林祐丞不改幽默本色地自嘲。 

詮釋過無數風格迥異的樂曲,林祐丞私底下最愛的還是浪漫樂派的作品:「浪漫時期的音樂多半描述人性、貼近人性,現代生活裡太過倚賴科技和數位化,也許夠精準夠完美,卻常常冷冰冰地感受不到溫度;做為一個音樂家,心靈應該要更敏感,能夠發自內心地感受到各種微妙變化,而不是像機器一樣照指令下動作,音樂演奏是有溫度的。」 

每個人都可以拿到相同的樂譜,然而任何一首曲子絕對不可能有兩次一模一樣的演奏版本,「學音樂讓我更瞭解自己,更清楚地感受自己的思維。」音樂會忠誠地傳達出音樂家最內心、最敏感的情緒與思考,「能夠透過音樂感受自己,就是一件很快樂、很幸運的事。」綻開陽光般燦爛的爽朗笑容,林祐丞下了美好的註解。

 

後記:這是一次很妙的專訪,這位音樂家口無遮攔地說出許多音樂界的八卦,五四三地亂爆料,單純率真像個小孩,幸好我不是水果日報的.....三個半小時的訪問,大概有兩個小時聊的東西不能寫出來,哈哈哈!真是可愛的音樂家,好讓人喜歡的個性啊!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