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來的鋒面,狂驟的大雨打得小花園、露台七零八落,卻也打出驚喜的盎然春意。

新苞初放的玫瑰花,被雨珠兒打得只剩殘葉枯枝,叫人心疼得不得了;原本就葉弱花嬌的矮牽牛,完全禁不住風雨,一片片垂首到盆邊裡頭化作春泥護花去。

兩星期前隨手播撒的萬壽菊種子,明明之前一點兒動靜也沒有,哪知一陣春雨過後,忽忽兒就冒出嫩芽新葉來,還俏生生地開了幾朵鮮橘色的花兒,生命力之強令我十分驚嘆!

素來喜歡吊鐘花兒像個跳舞女郎的可愛花朵,偏偏吊鐘花最喜歡薄霧微雨的清涼氣候,移到台中這豔陽地裡,總是差強人意地寥寥開著;春雨下了兩天,接著空氣中還聞得見雨水味,吊鐘花竟熱熱鬧鬧地結苞開花了,小小一株結了上百個花苞盛放,像一場繁華奢靡的大型舞會,在微風裡雀躍著。

龍吐珠

曾經百花齊妍、後來卻成了老叢墨綠的龍吐珠,也意外地結了串串珍珠似的花苞。這種花的綻放分三部曲,初初先是雪白的三四片花瓣閉合著,然後從會合的瓣尖兒處吐出一顆鮮艷的紅珠子,再從珠子裡吐出幾絲極細的淡綠花蕊,不知誰給取了「龍吐珠」這俗名,把它開花的趣妙過程描繪得十分傳神。

小花園裡也偶有意外之喜,讓我們見識自然界無可言喻的奇妙。

唐竹的盆子邊,冒出了一小株不知名的植物,似草非草、似花非花,眼看著日漸茁狀起來,把正主兒唐竹給搞得奄奄一息,我順手就拔了它,隨便丟在矮牽牛的花盆上,想等它爛了順便做有機肥。

離了土,這棵不知名植物先是片片葉子都乾掉,眼看就枯乾了,沒想到才過幾天,竟然看它生機盎然地重新發芽生枝起來!我撥開它茂密無比的葉子一瞧,根不過薄薄地附在泥土表層上,竟也長得這樣好,遂斷了絕它之心,看看它可以長出什麼名堂來。

眼看它一日一日長大,葉片怎麼看都眼熟,像煞山野林地常見的龍葵,這陣春雨過後,果不其然開出了星狀的小白花,還結了一串串果子,不是龍葵是誰?當初奄奄待斃被我隨手擲送的小枝葉,如今已經繁繁茂茂地長了有半人高,儼然佔了花園一角,強韌的生命力給花園帶來十分精神的樣貌!

在台北的時候,春天只是一個多雨且短暫的季節印象,既不如強說愁的秋日詩意,不如冬日的蕭索漫漫,也比不上夏日的揮灑痛快。春夏秋冬季節更移,都只是加班加班加班外,偶爾抬眼行道樹的溫差而已,至多不過是衣櫃子打理這等瑣碎雜務,都會忙亂的生活壓得自己都快喘不過氣了,哪還有詩情畫意去想冬盡春來的美麗呢。

移居台中一年多了,因為多了蒔花櫛草的閒情,終於真切地感受到萬物逢春的威力。四季的交迭,在這裡多了好些不凡意義,枝枒間我們得到太多驚喜,生活中的點滴更是彌足珍惜,我真的不後悔離開了台北,反而我很慶幸自己現在就有機會去體驗這一切美好的感受,不是到了退休後才開始體會生命,再回首已百年身。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