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國立台灣交響樂團的新任首席,坦白說心情是有一點忐忑不安的,畢竟做為一個樂迷要面對音樂家的機會並不多,何況是深入的人物專訪。

午後的陽光下,首席薛志璋帶著太太、女兒一起出現,氣質優雅的太太、超可愛甜蜜的小女兒,化解了我不少緊張。

在訪談的過程中,薛志璋侃侃而談音樂理念,應該置身事外的我一再被感動,這位剛回國不久的首席,還沒有沾染任何公務人員氣息,而且他極富邏輯性的思考方式也讓我驚訝,往往在談了許多後還可以繞回原來的主題,真是一流的思考家!

後來,我收到他的個人簡歷時,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原來我面對的是這麼一位經歷顯赫、謙遜溫和的音樂家.....再後來,我有機會在現場觀賞國台交與張莎拉的演出時,更加感受到薛志璋在舞台上的耀眼燦爛。

以上是小小的採訪筆記,專訪全文如下。

樂覽月刊》是一份以音樂為主的月刊,由國立台灣交響樂團發行,免費訂閱(只要付郵每期十元),對喜歡古典音樂或想認識古典音樂的朋友而言,也是一本頗具有收藏價值的刊物。

 

「音樂,是一種靈魂層次的思考。」四月份才新到任的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小提琴首席薛志璋如是說。

陽光燦爛的午后,滿室流洩著跳躍的音符與淡淡花草茶香氣,薛志璋身旁是剛出生八個月的愛女,以及也身為單簧管音樂家的美麗妻子,從他談起音樂時充滿自信的眼神中,不難察覺初為人父的溫柔。

   為了讓女兒有更好的教育環境,原任澳門樂團副首席的薛志璋,在妻子懷孕後,毅然做出舉家返台的決定,也讓台灣音樂界多了位經驗豐富的優秀音樂家。


   15歲才正式學小提琴,薛志璋起步得比大部份音樂家都晚。然而,憑藉著過人的信念與堅持,薛志璋不僅在1992年以小提琴專業最高分考入國立藝術學院(現臺北藝術大學),師從林克昌、蘇正途教授、蘇顯達教授等名師,1998年更以現役軍人身份,穿著軍服參加國立臺灣交響樂團主辦的協奏曲大賽,一舉奪得首獎,傳為當時佳話。


   談起這段特殊的經歷,薛志璋出現難得的靦腆笑容:「那時候只是很單純地想證明自己還在音樂界,熱情還在音樂上。」他回憶當年在海巡服役時,最多一天要站三班哨,每次長達三個小時的哨,乾脆把槍枝拿來當琴板猛練指法:「幾乎是在無法練習的狀況下參加比賽。」薛志璋笑著說,部隊休息看書看電視的時間,他全拿來讀譜記譜;再利用擔任採買外出的機會,把菜錢直接交給熟識的菜攤老闆娘,請她幫忙買齊部隊需要的物品,自己借她家菜攤的二樓趕快練個廿分鐘,再騎腳踏車拼命趕回部隊。


   「其實那時候大部份的練習是用想像力『想』出來的,知道自己要什麼聲音,往這聲音去靠近,比光練不想要好得多。」薛志璋就這樣在練習不足的情況下,身穿軍服請假上台參賽,與國立臺灣交響樂團結下深刻不凡的緣份。去年夏天,薛志璋為國立臺灣交響樂團暑期青少年管絃樂團擔任翻譯時,遇見當年擔任評審的保加利亞小提琴家費瑟林,不但費瑟林印象深刻主動提起這段往事,就連當年擔任比賽客席指揮的胡炳旭大師也還津津樂道。


    這種充滿想像力的音樂表達方式,也深植在薛志璋的音樂理念中:「能不能把音符看成文字,用音樂的語法,為聽眾講一個感動或快樂的故事是很重要的;畢竟大部份的古典樂樂譜是早已寫好在那邊,等待每個音樂家怎麼讀它。」許多人將音準、技法視為學習音樂過程中必備的考驗與挑戰,薛志璋卻認為音準、節奏這些都是最基本的必然要素,在此之上所有音色、質感甚至音樂的方向,例如飽和度、甜度這些看似抽象的描繪,才是更值得要求的環節:「就比如一首詩,內容寫得再優雅動人,如果朗誦的人一開口平平板板、沒有抑揚頓挫,就不是好的呈現。」


    2000年6月,薛志璋赴德國深造於德特蒙音樂院(Hochschule für Musik Detmold),師從義大利小提琴家Marco Rizzi;2003年即以最高分取得藝術家文憑(Künstlerische Diplom)並繼續深造獨奏家文憑(Konzertexam)。旅德期間曾於Köln,Düsseldorf,Aachen,Bielefeld,Dortmund及Detmold獨奏演出,並任德特蒙歌劇院第二小提琴首席(Landestheater Detmold)及波昂古典愛樂第一小提琴(Klassische Philharmoni Bonn),演奏足跡遍及維也納、阿姆斯特丹、紐約、波士頓、北義大利、星馬泰、臺灣、德國及日本各大城市,在傲人的經歷下,是薛志璋嚴謹的音樂態度、超高標準的自我要求。 


   薛志璋旅德期間曾與知名中提琴家今井信子(Nobuko Imai)多次合作,演出巴哈、莫札特、布拉姆斯、德佛札克等人作品。在今井信子即將辭教職返回荷蘭定居前,特別舉辦的告別音樂會,是當時當地的一大盛事,薛志璋即獲今井信子指名邀請共同演出布拉姆斯鋼琴五重奏。


    練習過程中,今井信子從未以教授對學生的方式要求,反而是以對待音樂家的嚴謹專業態度溝通,「每一個細節都經過精密的設計,不斷開發各種可能性,再以高度敏感性的方式在演奏中連接起來,自我要求不夠的人,在這種排練下就會面臨嚴格的考驗。」這是與今井信子的最後一次合作,然而今井信子一絲不茍的態度、超乎水準的專業排練,讓當時還是學生的薛志璋留下深刻印象:「我相信這是可以被訓練的,只是大部份人沒有被要求『高度的自我要求』。」


     薛志璋曾以獨奏家身份和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國立藝術學院管弦樂團、德特蒙歌劇院室內樂團(Ensemble des Landestheater Detmold)、新立浦市愛樂(Neue Lippestadt Philharmonischer Orchester)、澳門樂團及高雄市立交響樂團合作協奏曲,薛志璋指出,「執著,一個音都不放過,在框架中一試再試、找出無限多種可能。」是今井信子帶給他的影響,日後不論是與國際級音樂大師或是國內優秀音樂家合作,這種高密度的自我要求以及高標準的審美觀,早已成為薛志璋在音樂之路上奉行不渝的圭臬。


 

歸國後,教學與演出兩頭忙碌的薛志璋,直言不諱國內音樂大環境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日本NHK同時擁有強勢媒體和專屬的交響樂團,古典音樂節目播出的頻率高、時段好,自然培養出古典樂融入生活中的音樂文化;台灣除了台北、台中兩個以古典樂為主的廣播電台,要透過電視接觸到古典音樂的機會微乎其微,即使以推廣精緻文化為宗旨的公共電視台,也僅安排在極冷門的時段,或只針對大型製作轉播;事實上台灣每天幾乎都有私人舉辦的發表會、獨奏會或中小型的音樂會,大部份都只能動員親朋好友捧場,增加了演出者的經歷,卻可能稀釋了應該被要求的品質。


薛志璋指出,少了電視媒體的強勢傳播管道,除了無法培養密集接觸、親近進而喜好古典音樂的新觀眾族群外,最大的危機是樂團和音樂家也少了公開接受檢驗的機會,當然就更不容易造就出明星級的音樂家,引領本土的古典音樂文化。「表演者不一定要知名或是經歷顯赫,只要能透過音樂,與觀眾某一段情感回憶有所重疊,讓觀眾被感動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薛志璋強調,期待觀眾熱烈回應是正常的,但是音樂會的品質必需被要求得更精緻、更專業,「舞台上的音樂、效果夠吸引人,觀眾就不會坐立不安。」他也打趣的說,除了嘴巴不必用上,表演者都應該注意到觀眾是帶著一雙耳朵以及一對眼睛來聽音樂會,演出者不僅要用音樂訴說情感,姿態亦是一件必需被重視的要求。


對於最近在台灣掀起風潮、強調視覺的跨界古典,儘管在正統古典樂界別有爭議,薛志璋卻抱持著開放的態度。他認為經過商業包裝的古典樂能帶來不同族群,讓更多新生代不再覺得古典音樂曲高和寡,甚至培植出一批新的具有古典樂知識的新聽眾,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身為樂團首席,薛志璋對於每一個音樂家、每一首樂曲都儘全力詮釋、追求完美境界,然而他私底下卻偏好具有強烈民族色彩的音樂家,如俄國現代主義的蕭斯塔高維契、匈牙利音樂哲人巴爾托克,以及作品中傳達強烈波希米亞情感的德佛札克等。不同國別的作曲家,往往能讓他從作品中領略到殊異的國家風情,薛志璋以美國作曲家巴伯(Samuel Barber)、柯普蘭(A.Coplad)、艾伍仕(Charles Ives)等人的音樂為例,樂曲中充滿美國早期拓荒的開拓者精神;而演奏英國作曲家佛威廉斯(R. Vaughan Williams)、艾爾嘉(Edward Elgar)的樂曲時,則可以從音樂中感受到濃霧瀰漫、丘陵起伏以及濕涼空氣的英倫情懷:「獨特的民族風情本來就存在人類文化中,因此也最容易感動人心。」薛志璋微笑著下了註解,同時談起台灣本土古典音樂的發展可能性。

匈牙利指輝家湯瑪士‧瓦沙利曾在澳門親切熱烈地對薛志璋提及,當年他率領布達佩斯交響樂團來台演出,曾經演奏了一首很棒的樂曲《三峽的石獅子》,由台灣作曲家劉學軒所創作,並打算收錄到樂團即將錄製的新專輯裡;薛志璋當時並不認識劉學軒,還特地上網搜尋研究,發現《三峽的石獅子》果然是一篇極動人的樂章,描繪一塊大石頭如何在師傅的巧手下,精雕細琢成石獅子的過程,進而對這位本土作曲家多了幾分瞭解;而高雄市立國樂團近年也致力融合當地本土主題演出,去年演出由本土作曲家盧亮輝創作的《愛河鋼琴協奏曲》,今年又演出《西子灣之戀小提琴協奏曲》,中西樂器的結合予人耳目一新;另一位知名本土作曲家李哲藝,出身豎琴世家,他所編作的樂曲經由台北愛樂在瑞士的公演,更獲得國際樂壇相當程度的肯定。薛志璋眉飛色舞地說:「嘗試是很值得肯定的事!」如果有機會,非常樂意與本土的優秀作曲家合作。


「娛樂性、休閒性、敘事性、架構性甚至純粹的音樂,都是古典樂的範圍,就像莫札特有輕鬆的小夜曲,也有大型故事性的歌劇;既然音樂都有如此多種型態,樂團就不能只有一種態度。不必太過嚴謹,但也不能為討好觀眾而演出過於通俗、藝術內涵不夠的曲目,在兩個極端中,樂團如何做不同態度的轉換、找到平衡點是很重要的課題。」對於即將選出的新任指輝,薛志璋也充滿期待:「能夠讓樂團的熱情被激發出來,凝聚所有人的共識和力量,讓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呈現出不同的音樂風貌,是我們要共同努力的方向。」談到擔任首席對國立臺灣交響樂團的期許,薛志璋收起笑容,謙沖溫和的眼神中多了一份閃耀著信念的光芒。


 

 

 

 

創作者介紹

justblue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