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樹書屋要結束營業了。這幾天藝文版上最令人遺憾的嘆息,一個帶著許多許多不捨的句點輕輕畫下。

趁著回台北的機會,我也到大樹書屋去了一趟,小小的出版社擠滿了搶書的老師們,張老師郭老師陳老師的吆喝聲此起彼落,這些結伴而來的老師們,一同搶購了數百本,好幾個紙箱。

某位老師結帳時,還不忘歐巴桑本色,對著出版社負責人張小姐說:「妳們的書都賣好貴!要不是揀便宜我還真買不下去...」

聽見這句話,我突然既心疼又難堪,差點挺身而出跟那位X老師對槓。轉頭看見張蕙芬小姐辛酸又複雜的眼色,她淡淡地說:「每一本書都要花作者好幾年的心血,謝謝妳們在最後的支持,雖然它是清倉書,也希望您好好珍惜。」其實,大樹書屋已經虧損上千萬了,這些債務壓垮了曾經美麗的理想與夢想。

其實,我真的為自己來買這種打折清倉書感到抱歉,為自己明明哈這本台灣老樹地圖好幾年,卻老是狠不下心買,最後是趕著結束前來買而抱歉萬分...

買了三本圖鑑,每一本不論是印刷、編輯排版、文字插圖都精美絕倫,一本花卉與古詩的圖鑑《詩情花意》,每一種花卉都巧妙擷取了優美動人的詩詞典故,一翻開就愛不釋手;老樹地圖鉅細彌遺地走訪了台灣八百多棵老樹,光是圖片就是無比珍貴的收藏品;另一本《台灣紅樹林自然導遊》,即便不看它輝煌的得獎紀錄,也絕對是本世代相傳的好書。

負責人張蕙芬小姐和另一位先生,散發著典型的、彷彿上一代的文人氣息,像這樣的優質出版品,需要大量理想主義做為養份,然而這樣的優質出版社,畢竟在寫真書、速食文學登上暢銷榜的怪世代裡,要悄悄地凋零了。

像風之谷裡面,女主角把耳朵貼著地底下枯萎的大樹,感謝地說:「謝謝你,留下乾淨的空氣和水。」大樹死了,還是一樣淨化著代代的大地,在污染的世界裡為人類留下一小片淨土;大樹書屋結束了,然而它澄淨了這許多心靈的努力,還會持續影響下去的。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彥子
  • COMMENT:
    我老婆的表姊夫,是遠流的副總編輯,一進門就像進到租書店,有一點點書的霉味,但是兩邊牆上都是整面的好書,家裡面沒有電視機,表姊說如果中了樂透,就買一台電視看。

    夫妻倆每天晚上就是看書,表姊每天晚上可以一邊打好一支袖子,一邊看完一本書,這件事,表姊夫遠流的同事每個都讚嘆不已...
  • Claire
  • COMMENT:
    閱讀之必要,正如陽光於草木之必要。

    我們的主臥房,床舖正對落地窗,窗外是我們用心經營的一小片露台花房,每天醒轉起床時,第一眼看見的必是滿眼綠意。

    因為床尾的落地窗,電視在主臥從沒有相應的擺放位置,因為它從沒有被擺放在主臥的必要。

    每天睡覺時分,最後一眼看的必是書,必是文字。這是我的一點點堅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