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好幾個月沒下過雨了,偏偏在這一天,偏偏在演唱會即將開場的幾分鐘。

砸下有史以來最大手筆銀兩買票的帕華洛帝演唱會,臨行前對場地不敢有絲毫期待,但是也沒想到主辦單位爛到這個地步。

進場時十分混亂,持不同區位票的觀眾都找不到自己的入口,明明是幾個簡單的大型立牌就可以解決的事,卻要搞一堆狀況外的工讀生在現場大吼大叫(我相信他們也不願意這樣);平面區的票價雖然有區隔,入口卻沒有,換句話說除了胡志強這等地位可以從後台特別門直入直出外,我們這種平民老百姓是跟嚴凱泰、郭台銘、陳文茜、曾繁城、盧秀燕...以及現場數不清的名人貴賓,擠同一個出入口進場的。

當然離場的時候,也是擠這個小小窄門出去,可憐曾繁城空有數十億的身家,夫妻倆就在我們旁邊跟鮭魚迴遊一樣被擠來擠去。

我只能說,主辦單位真是平等博愛啊......為市井小民製造了許多一親芳澤的機會。

現場的座位排列,不像貴賓倒像是難民區。骯髒的塑膠地板就算了,鐵椅子排得密密麻麻被大家推來推去,坐在中間的人要是晚了點進場,整排人就得像波浪舞一樣一個個站起來側身讓道,若我是看台區的觀眾,一定覺得平面區這些花了大錢的凱子們表演波浪舞暖場非常有娛樂效果吧。

牛耳說,我們是第一天第一個訂到票的觀眾,是所有售票裡面最好的位置,所以我們前面就是超級貴賓區。果然我們的位置跟超VIP排距不到一公尺,讓我們也有了錯當超VIP的虛榮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可憐那些花了1萬元買票的貴賓們,哈!

眼前這窄窄的通道可金貴的哩,是貴賓區必經道路之一,因此我們入座後,就眼睜睜地看著許多LV、香奈兒、愛馬仕在我面前晃來晃去,一堆名人在即將開場時才匆匆忙忙地從我們鼻尖兒前喀喀喀跑過去,有好幾次我都很想很想伸出腳來絆倒她們,真的,我很認真地這樣想了又想,尤其是開場後還從我面前跑過去的傢伙們。

這一點都不難,通道窄得我只要稍稍把翹著的二郎腿抬高十公分就辦得到,早知道跟壹週刊策略聯盟一下,我一定可以拍到不少美女或名人跌個狗吃屎的鏡頭。

再來抱怨一下設備,上半場麥克風太高了,帕帝又低著頭看譜,偶爾才抬起頭哼長兩個音對上麥克風,所以整個波希米亞人就在他對不準麥克風以致於忽大忽小聲的狀況下,"完美"結束。

女高音的麥克風一樣有嘶嘶雜音,別說我太挑剔,男女高音宛如絲緞般無暇完美的嗓音,儀器的雜音變得十分刺耳。

妳問我他們到底唱得好不好?老實說,我上半場都在想這些有的沒有的,設備差、鏡頭爛、麥克風有問題...之類雜七雜八的,因為歌帝聲音未開,女高音則一副很冷的樣子。

下半場的麥克風終於調整好了。女高音唱「為了藝術為了愛」時,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好感動!好完美!

至於帕華洛帝,聽不到他雄壯昂揚的高音,也沒有公主徹夜未眠(害我為了期待這首可能的安可曲差點徹夜未眠>_<),不過以七十歲高齡,我依然覺得這是上帝賜給人類最完美的天賦之了!

很幸運,在有生之年近距離親聆了帕華洛帝的天籟之音,雖然我有這麼多碎碎唸,但這還是件值得終身留念的美事吧。

 

 

創作者介紹

justblue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