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短短的廿分鐘,是集集火車站旁的市集裡,一場十分美麗的意外。

那個午后,我們跟所有遊客一樣,在逛完所有景點後,已經不知道該做什麼了,小吃吃不下,土產不想買,但集合時間卻還有將近一小時。

突然市集裡傳來小提琴的悠揚樂聲,我和老公對看一眼,肯定這是現場演奏,於是兩人十分有默契地向樂聲來處尋覓而去,卻無意間發現了一幕相當動人的畫面。

循聲而去,在老火車頭旁站著一位白髮滿頭的老先生,年紀大約有六十來歲吧,正瞇著眼地拉著小提琴,身旁坐著一位老婆婆,低著頭瞇著眼微笑地聆聽著,兩人的身前放著一個塑膠空筒,裡面零零散散地丟著幾個銅板與兩張百元鈔。

老先生叫做劉進義,和他的太太兩人都是視障者,他是位從小在育幼院長大的孤兒,十五歲開始第一次接觸到小提琴,被小提琴的音色迷戀無法自拔,於是在惠明學校裡自己開始摸索著學習,就這樣拉了一輩子。平時他和許多的視障者一樣,以按摩為生,假日時到人潮多的市集演奏,生活過得苦,小提琴除了是興趣,也是假日的謀生工具。

他最大的心願,是希望能開一次個人獨奏會。說這話的時候,失焦的眼神和蒼老的臉龐上閃起了一層嚮往與渴望的光輝,仿佛在他黑暗的想像世界裡,他已經站在舞台上無數次。然後他又靦腆地接著說,「其實現在早就不敢這樣妄想了啦,要是什麼活動可以找我去演奏一次,讓我表現一下練了這麼多年的琴藝,我就很滿足了。」

劉老先生問我們想聽什麼,我脫口而出古典作品,於是他為我們拉了莫札特、蕭邦、德佛札克還有幾首旋律熟悉卻不知名的小品,在樂曲的空檔他說,很久沒有拉古典了,看得出來他很開心,一首接一首難度越來越高的古典作品,流瀉在人潮洶湧的集集小鎮。

其實他的演奏具有相當程度的專業水準,不論是音色或技巧都很迷人,至少比起歐洲大部份的街頭藝人都要強上許多,儘管那是一把廉價的小提琴,卻讓我們沉醉地駐足靜賞,當然也掏出了口袋不少銀子。

這裡不是法國,不是義大利,卻有這麼高水準的街頭表演!多麼令人感動!

然而現場掌聲稀落,顯然遊客們並不欣賞這種曲高和寡的演出,當我們正陶醉在蕭邦的夜曲裡時,一位粗暴的遊客打斷他的演奏,大聲地用台語說:「我出100元,你給我拉一首火車快飛還有舊情綿綿!現在!馬上!」那盛氣凌人的姿態令人歎息,劉先生尷尬的神情裡,是道不盡為生活出賣尊嚴的辛酸。

也許因為他視障者的身份,也許因為他困苦的生活背景,數十年來他從沒有機會離開南投的鄉下小鎮,我忍不住想起斐聲國際的視障男高音波伽俐,他們都是音樂的天使,際遇卻有著天與地的差別。

離開時我忍不住跟他要了一張名片,如果有機會的話,我真的很希望能讓更多人聽到他的演奏。而我們自己,大概很久很久都忘不了這一場愉快的音樂邂逅。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