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自制力的話,會怎麼樣?

有一位前輩半笑半罵地對我說:「沒見過像妳自制力這麼高的怪物,這樣的生命不是很無趣嗎?」

是的,我從來沒有讓自己失控過,喝酒從來不會縱容自己喝到醉,去遊樂場也不會在雲霄飛車上尖叫,工作無論怎麼爆量都一定在最驚險的時候完成,從來不會開天窗。我總是客氣自制的活著,無聊的活著,不造成任何人的困擾,不放縱自己跨越瘋狂的界線。

腦袋裡像有一個隱形的警報器,總在瀕臨失態崩潰的前一刻,緊緊拉住自己,按下暫停。

升高三那一年全家移民到加拿大了,堅持要拿到高中畢業證書的我,一個人留下來,一個人住在台灣。有一天,我不小心睡過頭趕不上學校專車,爸爸給我豐裕的零用錢足夠搭計程車到好遠的景美上學,但是,那天早上我突然有種奇妙的感覺,如果我不去學校呢?家裡沒有大人,導師知道我不升學了根本不想理我,同學忙著念書也紛紛疏遠我這個不用功的傢伙,如果我就這樣待在家裡不去上學,根本不必對任何人交代,在那個國際電話費嚇死人的年代,教官也不可能打電話去加拿大告狀,就算告了又怎樣....

直到第二節下課,我才背著書包安靜地走進教室,沒有人問我為什麼遲到,連老師也沒問。這是我人生第一次發現自由和放縱這件事,不一定要背負後果。

 

恢復假性單身生活兩個多月了,我突然想起了這件年少舊事。

今天在慣性忙死人、會會相連到天邊的星期一下午,請了假回家,窗外繁忙的車水馬龍很清楚地辨識這是個忙碌的日常。

我緩緩地喝完一碗喜歡的湯,躺在床上看iPad漫畫,聽音樂,亂七八糟地睡著了。原本是要請假回家靜心趕工作和稿件的,心裡明明也牽掛著不可以這樣亂來,可是另一隻小惡魔在腦海裡說,失去自制力會怎樣? 放縱自己一次會怎樣? 這樣小小的縱容任性,又沒害到誰,有什麼關係呢?

一個人住在大房子裡,除了怕跌倒沒人扶、罐頭打不開,好像又回到高三那一年,不必對任何人交代的生活。不想睡覺就看小說到深夜兩點,把垃圾食物當成正餐吃,用荒唐來對付寂寞。

不用開會的日子,就待在家裡當宅女,最低限度的收入和最簡單的人際關係,就夠了。

於是我的自制力,一點一點地,慢慢遠離中。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