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預定的會議延期了,每週四上午固定的例會,客戶臨時取消,莫名其妙地蹦出一天假期,有一種颱風假的心情,當然後面還有堆積如山的工作,但是突然不想管了,讓自己回到生活裡。

先收拾從去年夏天亂到冬天又亂回夏天一直沒空換季的衣櫃,清出了幾十件年輕歲月的筆挺襯衫和套裝,雖然不全是精品但也不乏Armani和Guucci在裡面,依依不捨地留了快十年一次也沒再穿過,搬了幾次家還挺拔地佔據衣櫃最好的位置,與其說捨不得這些戰袍,不如說捨不下那些年燦爛的回憶,收著收著不知哪根筋斷掉『喀』的一聲,咻惚全部從衣架上拔下來、塞進紙箱裡,r決定全部捐出去。

接著換下了自己也不想知道到底幾個月沒換過的床單,把棉被全拆出來拎上屋頂曬太陽,還卯起來刷了幾件白衣服上不爽很久老是沒時間處理的印漬,終於把自己累垮在沙發上。

每次處理房地產廣告文案的時候,都會濫情地大量使用「從容」這個字當賣點,去它的從容哩,這種房價若要買得起房子,沒有祖宗庇蔭的話誰有辦法從容才有鬼,我都不知道幾個月沒過上從容的日子了,每天在會議和會議中蛇行飛車趕場,不然就是被像俄羅斯方塊一樣不斷掉下來還加快速度的奇怪案子砸得頭破血流,為了履行陪孩子在家吃晚餐的承諾,硬是擠出買菜和煮飯的行程而險險逼死自己,如果沒有能幹的家管員幫忙早就住在垃圾堆裡了。

一個早上雙手被冷洗精、漂白水、洗碗精這些玩意兒輪流攻擊,直到坐在電腦前才猛然清醒,想起有手套和護手霜這種東西;可以撐上兩週不用澆水的桂花竟然乾死了一株,四五種不同顏色蘭花全部開得輝煌如畫我天天視而不見到今天才發現....

 

每天的日子我都有在過,日日都似行屍走肉。  

踏馬的我忍不住用三字經咒罵自己, 這算什麼跟什麼。

 

我最不想聽到的一句話是:「唉唷,妳幹嘛把自己搞得那麼累?」這跟何不食肉糜不是一樣意思嗎? 我經常無法理解這句話,難道都不用吃喝? 不是結婚就可以理直氣壯當黃臉婆上岸的,我沒有從丈夫那兒拿上一塊錢家用,油錢手機費上網費這種基本的就不提了,就算我當個主婦不出門不見人不交際也不能喝空氣過活吧? 再怎麼儉省渡日,地攤貨一件還要$390,青菜3把$50都還要變出一個銅板,不工作,難道會天上掉下來嗎? 這個時代光是要養活自己已經百般艱難,朋友約吃約喝就算只點最便宜的還有一杯飲料的低消要付,我不買名牌、不吃大餐、不用奢侈品,但不論是再怎麼卑微低下的生活需求,畢竟離不了奔波。

月亮的背面都還沒人看過呢,正面已經有個那麼大的兔子黑影兒,任何看起來光鮮亮麗的生活背後,都有另一些千瘡百孔的故事。

 

有個童話叫做國王的驢耳朵,理髮師因為發現國王的秘密又怕說出去惹來殺身之禍,於是找了個樹洞大吼大叫地發洩,沒想到被風吹進蘆葦裡,飄啊飄地還是傳出去了。

我也知道網路就是風和蘆葦,沒有真正的秘密,哪怕上鎖也沒用,但是偶爾我需要透過文字像這樣地大肆發洩,並只能默默祈禱這個冷門的小部落格沒什麼人在看、碎碎唸的抱怨文沒什麼人想看。

 

生活過成這樣亂七八糟,自己都關心不了更別說朋友們,也難怪朋友越來越稀少,只希望自己有天被打入地獄的時候,還記得怎麼笑。

 

是,抱怨文無誤。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