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那天,請爸爸買了16吋大蛋糕送到學校,比教室的講桌還要大,那是恨不得昭告天下,我長大了,的年紀。

18歲那天,覺得自己插上翅膀就能飛。

20歲那天,和第一個男朋友一起渡過,多年後我才明白生命中最深沉的糾葛,原來早在那年生日願望裡已經許下。

30歲那天,我盯著鏡子多看了30秒,左看看右看看,看不出哪裡明顯不一樣,咻咻穿上套裝開了一整天的會,到臨睡前才再想起是個什麼日子。

我把FB提醒別人的通知功能預先關閉,不記得的,不知道的,也就不必多打擾了。

記得的,總會記得。

今天。這年紀,甄宓和鄭成功已經寫下一生輝煌,然後死去的年歲,我只是個宛如女蘿的不獨立女子。

如常起了個大早送孩子上學,然後回到家為自己煮了杯咖啡,同樣在八點半打開電腦確認今天的行程,趕在早上九點前完成洗晾收曬和種種無聊家務,接著開始工作。沒有例外,沒有豁免,沒有一點小小的特權,也沒有像年輕時候那樣,撒嬌發嗔的任性空間。

因為下午排了外縣市的會議,於是午餐不能約,晚餐趕不及。

這次我只多花了10秒盯鏡子,唔,臉頰下垂了,小細紋跑出來了,眼神不再清亮無畏,成熟的另一個意義就是心裡的事越來越多、說出口的話越來越少,坦白講如今我也不是很認識鏡子裡這位到底是誰。

倒是下雨了,台中難得下起這種淺淺的雨,潮濕的氣息是我的鄉愁,永遠陰沉微雨的台北和恣意揮霍的青春,同樣遙遠。

 

生日快樂。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onymous
  • Happy Belated Birthday.
  • Thanks!

    Claire 於 2013/07/11 17: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