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Rue 216 和老友聚餐,意外遇見KostiC十分真誠的吉他演奏,聽著這樣的音樂,不知怎地就湧起一種懷念的感覺,是想念某一個人或是某一段日子的心情,忍不住又多點了一杯酒慢慢聆聽。

回到家醉醺醺地在FB上隨手打下此刻心情,卻收到兔子找出多年前的舊留言連結,看著看著哭了,看著看著又笑了。那個年輕的、陌生的自己,真的曾經寫下這些文字嗎?那種強說愁的年紀寫下的東西都很幼稚,可是我現在有長大一些嗎?那個對三十歲充滿困惑的年輕女孩,如今已經快要進入不惑之年,一晃眼十年歲月不見了。
 
我的生命有沒有變得更成熟、更豁然或是更圓融呢?我不是很清楚,不過現在的我有了自己的家庭,不滿意但可接受的平凡生活,雖然偶爾還是會孤單,但是不再那麼寂寞了。

 

*****************************************

藍喵 - 99/12/19 - 16:57
關於三十歲的孤單心情,離三十歲還有一段路的我,似乎能微妙地體會出一點點無助的心情呢。
孤單這種事,真的是因為年齡才感覺出那種嚴重的疏離吧。不過太熱鬧也會忍不住孤單起來,人類就是有這種擺脫不了的劣根性啊。

輸的時候是徹底的輸了,但是贏的時候卻也只是苟延殘喘的等待死亡。
我最喜歡這句話,這麼說來,酢漿草和愛情竟然也有微妙的類似之處了。會不會太沉重呢?

身邊有不少男孩子,我也不知道到底在遲疑些什麼,要讓自己陷在這種無止盡的熱鬧孤單裡。也許到了遙遠的三十歲,會隨便找一個人倚靠也不一定。關於漫畫,有人很不喜歡水瓶鯨魚的冷漠和哀傷,認為她的漫畫慘得可以,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卻總是可以在對話中找到自己的蛛絲馬跡,看見自己曾經犯過的錯。

也許,人們都在期待一支真正的幸運草吧。對了,小彥子可不要忘了你答應的事喔~我真想看一次真正的幸運草。

聽過Fiona Apple嗎?Tidal 專輯是一張適合在雨天聽的呢喃歌曲。
 

*****************************************

Bluecat - 99/12/25 - 17:44

真冷。
因為太忙太忙了,到了耶誕夜只剩五分鐘的時候,才終於想起今年連一張卡片都沒能寄出去。
耶誕夜在中山足球場後台工作。大拜拜似的演唱會場照例十分擁擠,後台的風景冷清但美麗,藝人一個個凍得發紫,在台下打哆嗦,在台上走音。
今天是行憲紀念日喔,有人還記得這個冠冕堂皇的假日之名嗎?大學同學在昨夜生了一個美麗的女娃兒,粉粉嫩嫩地,腳ㄚ子只有七點五公分,在世界的祝福聲中誕生。
等我再回到台北,家裡已經空的了。把媽媽送出國,把小狗送去寄養,像把生命中最後一絲溫暖off。然後,我就可以既冷酷又很強悍地撐過接下來的工作。

工作。工作。這一年裡,因為工作失去許多。但是,也因為工作走過許多。
翻山越嶺深入花蓮部落,遇見九十四歲的老頭目,聽見老船長活生生的傳奇;
在暴風雨中搭乘直昇機到蘭嶼,在雅美的歌聲中體驗飛魚與老人的故事;
深秋時分,在山地門的排灣部落接觸天與地的靈魂;
在高雄國際嘉年華和馬來西亞.挪威.中東朋友一起在烈日下揮汗;
在廈門領教大陸妹的高明騙局;
為實在記不住名字的「邦交國」黑朋友介紹台灣;
進誠品辦活動的次數比進自家廚房還頻繁;
有機會和學生時代仰之彌高的知名報人一起吃飯;
見識了政治的險惡和小人物的韌性……
嗯,這一年還沒完呢。
明天要出發前往太麻里,預約千禧年的曙光報導。我們將在低溫中等待黎明,然後,真正的跨年時分到來,我會到平溪為你們放一盞祈福的天燈,在千禧的夜空中擁有屬於我們的一顆星辰。
所有的假日都加班,這樣也好,比較沒有藉口孤單。

再回到台北的時候,時序已經是2000了。

來年也請多多指教喔!

*****************************************

藍喵 - 100/02/4 - 01:37

最近在想,如何可以遇見讓我放棄全世界,飛蛾撲火粉身碎骨的濃濃愛戀,但是,只有在很年輕很年輕的時候,才可以這麼大膽又不顧一切吧。

在心底的某一個地方,一定蠢蠢不安地想過,在雨中熱吻,在街角跳舞、在天涯漫步,拋開所有的清醒狠狠地沉醉下去,但是,理智總是把我們拉回這個無聊又冰冷的地方。

當然,這是不勇敢的人才會說的話。

愛情的真面目,其實是像數學一樣的理智定律唷。

*****************************************

Bluecat - 00/02/9 - 18:49
 

也許正因為戀愛的本質根本就是不斷地變,因此人們的心也跟著漸漸改變吧!

前幾天因為買的書越來越多了,只好趁整理房間的時候挪書架,把小時候的日記拿出來溫習一遍。小時候的日記還真的都是「秘密」,這些秘密現在看起來又天真又好笑,只有小小的自己很慎重其事的密密藏好,讓長大後已經完全忘記的自己找出來莞爾呢。
不過,日記對我來說真的比較像國王的驢耳朵寓言裡,可以放心事的蘆葦洞吧。通常我有個壞習慣,想忘記的事不會放在心裡,如果找不到可靠的耳朵可以借,只好寫下來。不愉快的、痛苦的、傷心的事,說出來或寫下來就平靜一半了。

還有另一項更好玩的東西,畢業紀念冊。那天翻出來看了半天,發現班上同學的名字忘了一大半,那些難分難捨、離情無限的話,在已經完全斷了聯絡的現在看來,變成相當殘酷地提醒我,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啊。

對了,下午買了關於建築的書,提到英國建築的聚會功能時,作者寫著,被我們翻成酒館的「PUB」,原意是Public House 或Public Living Room ,是人們做完禮拜後聚會的地方,因為主人們通常會拿出私釀的酒招待訪客,漸漸就發展成大家聚會的場合了。

最近突然對這類半家庭式的聚會很感興趣,家裡也總是高朋滿座,不管他們聊些什麼,我也只能捧杯菊花茶靜靜的聽,也許以後可以供酒…或是變成Tea House。

*****************************************

Bluecat - 00/02/22 - 19:20

 

雨下個不停。
衣服都晾了兩天了,還是潮的。彥子說,妳看得到的世界都是雨的。是啊,最怕這種涼涼冷冷又濕又寒的日子了。
一邊微笑著面對提出辭呈後的人情壓力,一邊偷偷計畫著我的陽光假期,在厚厚一疊待處理的文件下面,秘密壓著的是巴里島和蘭卡威的風情旅程。呵。想起一首短詩

孩子們在早上來
扔了顆石子到海裡去
知道海裡有顆石子是自己的
這是孩子們的秘密

我的心在A4傳真紙上秘密地旅行著

人生的聚和散要早點兒學會習慣,家裡的訪客們,總是意外地來,意外地消失。第一次學會面對這種事,其實是來自我那些飛來飛去的家人。我有一個「甜蜜的家庭」,只不過範圍比別人家稍微大一點點,五個人分別住在三個國家四個城市,十七歲的時候,比較難接受這種「說好了要來,結果又放了鴿子的」落空期待,不過,漸漸地也就慣了。如果你們來,我也許只有一衷菊花茶招待。
寒夜客來茶當酒,我想,這樣的一點點溫暖就夠了。

*****************************************

謝謝你們,兔子和彥子。http://home.educities.edu.tw/siyan/cgi-bin/cgi-igb/200.htm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leo805
  • 化繁為簡反璞歸真的現在進行式生活...

    年輕真好...但變老也沒什麼不好耶!深深這麼覺得XD
  • 是的,每一個年紀都有屬於這個階段的好。

    Claire 於 2010/03/19 20:42 回覆

  • 米娜
  • 一直喜歡妳的文字
    沒想到妳年輕時已有這麼棒的文筆!
    為什麼妳沒有出書啊?
    感覺妳寫得比一堆暢銷作家好多了!!
    這應該是妳廿幾歲寫的文字啊? 很能打動人心耶!
    出書出書
    我一定會去買的
  • (羞.....)
    米娜啊,我覺得以前寫的東西很幼稚耶
    那幾年我一個人在台灣生活
    很孤單而且只懂得工作工作+工作
    老友找出這個舊連結時我真訝異
    沒想到在網路上支離破碎的小碎片還不知不覺地存在著
    Copy了自己當年的舊留言
    也只是放上來讓自己臉紅紅地回憶一下
    出書? 這....差太遠了^^"
    謝謝妳喔~

    Claire 於 2016/10/31 17:34 回覆

  • Maggie
  • 豬頭佩....
    偶爬來爬去,竟然莫名的爬到你的窩...
    這浩瀚網海...
    神奇呀~
  • 饅頭卿
    妳也轉行快六年了吧?
    幹嘛還留著IT人那種抓爬子橫行電腦世界的功力啊....
    真是呃!

    Claire 於 2010/03/19 20:45 回覆

  • kikimijon
  • 年輕的妳
    用字不脫強說愁的幼稚
    可是字裡行間的孤單確實深刻,令人訝異且心疼。
    『愛情的真面目,其實是像數學一樣的理智定律』
    年紀輕輕為什麼會有這麼老的靈魂?
    好奇,過了十年結果有沒有找到令妳飛蛾撲火的愛情?
  • 也許有這樣的愛情曾經找上我,
    可惜我太過理性
    終於還是沒有飛蛾撲火
    不然現在已經粉身碎骨
    也不會在這裡繼續寫Just blue憶當年了。

    Claire 於 2010/03/19 20:47 回覆

  • 芊菲
  • 幸福沒有鑰匙,只有梯子。
  • 經營情色網站也需要這麼棒的文采嗎?
    真是競爭激烈的行業啊。

    Claire 於 2010/03/29 22:36 回覆

  • 某動物
  • 有時候會想,也許就是當年善感又只能付諸於文字的我們,才會這麼靠近,卻又好像隔層紗。忘了我是跟Midori說,還是跟kell講的,而當時那樣的距離,恰恰地剛好。

    從前的男人似乎仍然在網路上意氣風發,有了另一半的生活也是精彩萬分。我們這樣踏入婚姻的瞬間,賭或不賭其實已經不是重點了(笑)

    Anyway,很害羞我讓你又哭又笑,勾勾手,繼續當朋友吧。
  • Claire
  • 四十歲了。看見自己廿初歲的稚氣留言,突然好想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