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其實並不真正很熟的朋友早上發了訊息給我:「...(前文省略),妳最近好像有一點偏激...在FB看到妳PO的文章,似乎越來越反社會,妳怪怪的怎麼了?」

我哈哈大笑,一邊感謝這位好朋友的關心,一邊覺得做自己果然是一件很困難的事。結婚前我是會綁起頭巾到總統府前抗議核廢料的人,也是個樂衷往部落跑當個死觀光客的人,不過結婚後在日常生活裡漸漸失去自己的聲音,有一天夜裡輾轉失眠,驚覺自己已經成為鄉愿的歐巴桑,趕快起來關心一下這個世界,沒想到不小心就反社會化了....

瞧瞧我都貼了什麼文啊?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