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西洋情人節的牢騷好像才碎碎唸過不久,中國情人節又到了,不消說,又是這種令我超無力的商業炒作....

七夕傳說原本淒婉哀豔,在古典中國裡,充其量是閨秀女子深夜在後院擺上香案鮮花、祈求織女讓自己的女紅技藝精進,這樣一個帶點兒幽幽微微浪漫傳說的女性節日罷了。

回到牛郎與織女的傳說,這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可是我從來不覺得有什麼好蘿蔓蒂克的,跟幸福這兩個字更是八竿子扯不上半點邊兒。

話說那牛郎原是個偷窺狂,明明就偷窺仙女洗澡,還食髓知味一而再、再而三地偷看,最後索性把小仙女的羽衣藏起來,然後又以好人相助的虛情假意出現,把美麗的織女帶回家佔為己有......厚~牛郎一犯偷窺、二犯竊盜,到頭來還是個偽君子哩!人家織女本來在天上過得夢幻自在,卻被牛郎騙得落到凡間吃苦捱罪;懷著"報恩"的心耕織多年,為他生下兩個孩子後才發現真相...現代人的愛情裡連一粒沙都容不下,何況織女發現自己羽衣被藏起的剎那呢?被欺騙的感覺難道不是既憤怒又心酸嗎...

織女終究翩翩返回到天界,孩子的監護權倒落在牛郎手中,一年才能見孩子一面,傳說中織女和牛郎見面的七夕之夜必落淚下雨,我想,織女若有淚,也是為兩個孩子而流的吧....

這樣的七夕,我實在看不出有什麼浪漫的元素。

就算商人炒作,手法也實在遜到讓我看不下去,多年來商業行銷硬要搭上個情人節的名目,用源自西洋的巧克力、玫瑰花了無新意,而且一點關聯性都沒有。既然是夏天,送朵蓮花多有意思?^_^起碼牛郎織女的孽緣是來自於戲水池,清幽柔美的蓮花好歹跟典故略略相通,還可以幫農民帶動一點經濟效益,是不是?

牢騷隨便發發,這種人擠人的商業性節慶,我實在太興趣缺缺了,雖然浪漫的老公想要訂大餐慶祝,不過我還是寧願在家裡窩著相對微笑,畢竟365天的甜蜜點滴在心頭,要比一年兩次的大費週章有意義又實際多囉!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種病叫做『夜盲症』,一到天黑就什麼都看不見。

有一種人,在愛情裡患了夜盲症,只要靠近自己心中黑暗的那塊部份時,就瞎得什麼也看不見,陷入極度沒有安全感的恐慌中,只好拼命伸手抓住對方,哪怕是一點點衣角也不放過。

我的前男友就是典型的愛情夜盲症。

他對我的體貼、溫柔和寵愛,公認誇張到沒有人能夠超越的地步,比如說為了一場沾衣不濕的小雨,他可以花40分鐘塞車從內湖到我公司樓下、花半小時等我下班,載我回家,再花40分鐘塞回內湖繼續加班、另外花半小時找車位.....可是我的公司離我家車程才一分鐘而已,走路也不超過十分鐘,他願意花這麼多耐性只是為了不要讓我淋到毛毛雨。還有許多不勝枚舉的浪漫事蹟,曾經一度我身邊的女性朋友都羨慕不已。

然而,只要我有他掌握不到的行程,或捕風捉影的懷疑,他就會陷入極度不理性的恐慌中,做出各種歇斯底里的事。

例如他會打電話給我的同事、同學、朋友甚至我的家人,一一仔細詢問我的行蹤,一一確認我說的話是不是真的....連我到美國玩,住在朋友的高中同學家裡,也要被迫在凌晨兩點接到沒算好時差的查勤電話...

有一次,我一個同事忍無可忍地對他說:「我是她的朋友,不是你的朋友,給你名片只是基於禮貌,並不代表你可以隨時打電話給我打聽關於她的事,請你把我的聯絡資料從你的PDA裡面刪除!」終於狠狠地打醒他!在那之前,他經常得意又神氣地對我說:『連妳的同事都是站在我這邊的...』....唉....我不想說破是因為我懶得說。

還有一次,他下班要找我吃晚餐,可是我不知道會開會到幾點就推辭了,後來因為合作案相談甚歡且天色已晚,我便與客戶的總監一同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店吃簡餐、一邊繼續談合作細節,廣告公司的總監都很年輕,我們看起來就像一般的情侶坐在落地窗前用餐,只不過談的全是工作。不幸的是,前男友又發揮他的無敵耐性,打算到公司等我加完班一起吃飯,正巧經過那咖啡店,明亮的燈光透過落地窗,我們的談笑舉止一覽無遺,任我說破嘴他也不願相信這是工作不是和別人約會。

生命中有很多的偶然與巧合,是不能斷章取義的。

然而愛情夜盲症的人不是這樣想,很多明擺著的事實偏偏他就是看不見,他心中理智的太陽下山了,開始夜盲。於是他不斷地問:『妳有沒有騙我?』 「沒有。」 『妳有沒有騙我?』 「沒有。」 『妳有沒有騙我?』 「沒有!」 『妳有沒有騙我?』 「....煩不煩啊?好啦!對啦對啦!騙了你,滿意了嗎?」 『妳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為什麼?難道我對你不夠好嗎?』「....哇哩咧...#$%&*...」

瞧,這種對話煩不煩?是不是一點邏輯都沒有?說實話都不相信,直到我不耐煩了隨口敷衍,倒是相信了!因為他一開始就預設立場,非要聽到他心中的答案不可,我說100遍的實話還比不上1個謊言令他滿足,然後他又接續這個"謊言"查下去、問下去,到我的同事同學朋友親人都被煩死為止,最後大家共同編出一個謊言情節來滿足他的不安與懷疑,直到他終於滿意地證實我是騙他的....@___@這種邏輯我實在是弄不懂。

當然也有過他查啊查啊,查到最後自己承認說: 『嗯!妳沒騙我,我決定再一次相信妳。』 一副還我清白就是莫大恩典的模樣,厚!我拜託你不要再相信我吧!中間我被當賊一樣的查啊、鬧啊,我損失的時間精神怎麼估計?我受傷的小小心靈怎麼賠償哩?

他每次說要分手我都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因為我怕由我來提分手,他不知還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行為,只可惜每次他說分手我說好,他又不能接受地問我:『我為妳付出那麼多,妳都不在意嗎?為什麼我說分手,妳那麼輕易就接受了?』「.....#$%*&」我良心被狗咬走可不可以?這根本就是兩碼子事,不知道為什麼會混為一談呢?對我好是一回事,但那種歇斯底里、無法信任的瘋狂人格也把我搞得好累好累呀!

最後,我終於抓狂了揮刀斬亂麻,果不其然付出慘痛代價...不能接受的他,打電話給每個他認識的朋友訴苦抱怨,把我形成天下第一負心薄情女子,注意,是 「我的」朋友不是他的朋友!企!莫名其妙,要罵我還不找他自己的朋友罵,竟然對著"我的"朋友碎碎唸,簡直瞎到最高點!

年紀漸長,我在婚姻中得到高度的信任與幸福,偶爾跟老公閒聊起當年遇到的諸多無奈,在老公的開導下我慢慢明白,這一切,都源自於愛情夜盲症中的不安全感。

這樣的人把戀愛的對象視為心中唯一的光芒,一旦對方投身在其它人事物上,他心中就進入無邊的黑暗地帶,突然瞎了心中的眼,只想慌張地抓牢對方、看緊對方,好像溺水的人一樣。

夜盲症有時候會忘記,就算太陽下山、突然什麼都看不見了,該存在的一定都還在,只是暫時沒看見而已,不能依靠眼睛的時候,就要更堅定自己的心眼。

愛情夜盲症的人忘記了,其實自己什麼都不必做,只要認真地相信對方,對方一定會安安靜靜地陪著自己渡過黑暗呀!或者說,乾脆堅定地相信自己吧,相信自己有足夠的魅力吸引住對方,就像地球對太陽的引力是如此永恆,每個夜晚都會過去,夜盲症雖然無解,黎明卻從未失約。

信任這種事看不見摸不著,光明的時候它閃閃發亮,黑暗的時候它也依然靜靜存在。

我深深覺得,在感情的世界裡,沒有比信任更重要的事了。信任不只是相信對方,更重要的是相信自己。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宜君
這一期專訪的對象,是國台交中提琴首席陳宜君。
及腰的大波浪長髮、纖細優雅的舉止,有一種撫媚動人的女人味,和音樂家獨特迷人的氣質,很音樂精靈的感覺。
初見面的宜君非常謙虛,一直說自己沒啥好訪問的,在訪談過程中有時會出現很害羞、不知道怎麼回答的反應,實在很可愛~對每個問題都很專注聆聽又很專心思考,是一位給人感覺非常舒服的女孩。
訪問結束後隔兩天,宜君透過MAIL把專訪那天的幾個問題做了詳細的回答,一封長信看得我好感動,也發現了她溫柔婉約的外表下,很有主張和想法的另一面!能夠認識這麼棒的人真開心!
訪問完閒聊,宜君說哥哥開了一間咖啡店,一問之下竟然是台中地區的第一間義式咖啡館,也就是咖啡界的傳奇名店「歐諾」,和以前開過咖啡店的朋友提起,大家都嚇一跳呢!宜君不只是位音樂家,也是美食家,很可惜專訪裡沒有機會寫出這一段....
《樂覽月刊》真的很精彩,訂閱免費,每期只要付十元郵票一張,對古典音樂有興趣的朋友實在很值得訂來看喔!(我的單元是裡面最沒深度的部份~哈哈)
照慣例,把這次專訪的全文放上Blog。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告訴妳一個秘密喔...』『我跟妳說,妳不要跟別人說喔...』每次遇到這種情況,我都忍不住怨懟上天,為什麼耳朵不能像鼻子閉氣一樣隨自由意志關上呢?

我不喜歡聽秘密。

有時候我乾脆冷冷地告訴對方:「我是一個大嘴巴。」凡是打上密字件的、不能廣為散佈傳播的,都不要告訴我最好,省得增加我的心理負擔。

也有些時候我很想反問對方,既然是秘密,為什麼要告訴我呢?亦或我其實也只是知道秘密的眾多人之一吧?那秘密就不為秘密了。

不過,有時候會出現另一種討厭的狀況。

就好比好友最忌諱男友劈腿,偏偏她男友劈到整個部門同事都知道了,甚至連最不相干的人都在路上看見了,大家都不願意扮壞人去跟當事人說,於是就跑來跟妳這「當事人的好友」說,ㄘㄟ,莫名其妙地就被陷害掉進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兩難狀況裡頭了。

說了,她小倆口好好兒的,哭完鬧完床尾和,反過頭怪妳為什麼挑撥離間;不說,將來事發東窗她來怪妳不早點提醒她,太不夠朋友義氣!說與不說之間,很難找到平衡的那條界限。

這種無意間窺知他人秘密的痛苦,最是麻煩不過了。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