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早接到莫名其妙的討債電話,劈頭就很不客氣地兇著:「妳的帳款逾期未繳,什麼時候要付錢?」

???什麼跟什麼啊?「妳是那個單位啊?我欠什麼帳款了?請妳講話客氣一點!」

「我不客氣?妳欠錢還那麼大聲!妳透過台隆申辦怡富小額信貸,已經逾期都沒繳了耶!」

「啥?台隆是什麼碗糕公司?怡富怎麼又扯進來?我從來沒有辦過小額信貸,請妳注意妳的態度,妳是不是找錯人啦?」我脾氣再好也按不下心頭火起了,算是第一次領教到討債公司的沒禮貌跟惡質做法吧!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有一種異性朋友,平常八百年不見面不聯絡,但是有事找上門的時候,就是願意為他兩肋插刀。

這種朋友知心換命,用「知己」來形容還算太淺,可是不管怎麼熟悉怎麼親近,就是絕對不來電,當死黨可以,當情人休想,下輩子、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還是一樣絕緣。

我曾經有過這樣一個異性朋友。對他而言我堪稱紅粉知己,對我而言他是找不到適合的成語;平常其實絕少聯絡,一年還見不上一次面,但是只要一通電話來,就是刀裡來火裡去,彼此也不皺一下眉頭。

我們一度戲謔地開著玩笑,萬一自己變成植物人、不能言語、意識不明的時候,大到要不要安樂死、小至穿什麼顏色睡衣,請家人去問另一個人就對了,一定百分之百能夠代表本人的意思。

受傷的時候,只有對方知道怎麼對症下藥;低潮的時候,可以不客氣地拖著對方牢騷到天亮;被誤解的時候,對方輕輕一句話就明白站在自己這邊的支持;開心的時候,倒是很少想到對方,哈哈!

這樣的朋友,曾經是這般的交心信賴,相隔天涯亦如無物。

不過,這都是「曾經」了。

漸漸地我們長大,有了新的事業和新的生活,他和我的身邊都有了另一半。縱然我的老公寬宏信任,相信這是一段純淨絕緣的珍貴友誼,但是他的女友卻不做如是觀;女生的佔有慾是很可怕的,我卻沒法怪她,如果我老公也有同樣的紅粉知己,我也會很生氣吧....最瞭解你的人竟然不是我!這是女生最可怕的魔咒了!

紀念自己曾經有過這樣一個,好朋友。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Apr 17 Mon 2006 16:29
  • 春意

突來的鋒面,狂驟的大雨打得小花園、露台七零八落,卻也打出驚喜的盎然春意。

新苞初放的玫瑰花,被雨珠兒打得只剩殘葉枯枝,叫人心疼得不得了;原本就葉弱花嬌的矮牽牛,完全禁不住風雨,一片片垂首到盆邊裡頭化作春泥護花去。

兩星期前隨手播撒的萬壽菊種子,明明之前一點兒動靜也沒有,哪知一陣春雨過後,忽忽兒就冒出嫩芽新葉來,還俏生生地開了幾朵鮮橘色的花兒,生命力之強令我十分驚嘆!

素來喜歡吊鐘花兒像個跳舞女郎的可愛花朵,偏偏吊鐘花最喜歡薄霧微雨的清涼氣候,移到台中這豔陽地裡,總是差強人意地寥寥開著;春雨下了兩天,接著空氣中還聞得見雨水味,吊鐘花竟熱熱鬧鬧地結苞開花了,小小一株結了上百個花苞盛放,像一場繁華奢靡的大型舞會,在微風裡雀躍著。

龍吐珠

曾經百花齊妍、後來卻成了老叢墨綠的龍吐珠,也意外地結了串串珍珠似的花苞。這種花的綻放分三部曲,初初先是雪白的三四片花瓣閉合著,然後從會合的瓣尖兒處吐出一顆鮮艷的紅珠子,再從珠子裡吐出幾絲極細的淡綠花蕊,不知誰給取了「龍吐珠」這俗名,把它開花的趣妙過程描繪得十分傳神。

小花園裡也偶有意外之喜,讓我們見識自然界無可言喻的奇妙。

唐竹的盆子邊,冒出了一小株不知名的植物,似草非草、似花非花,眼看著日漸茁狀起來,把正主兒唐竹給搞得奄奄一息,我順手就拔了它,隨便丟在矮牽牛的花盆上,想等它爛了順便做有機肥。

離了土,這棵不知名植物先是片片葉子都乾掉,眼看就枯乾了,沒想到才過幾天,竟然看它生機盎然地重新發芽生枝起來!我撥開它茂密無比的葉子一瞧,根不過薄薄地附在泥土表層上,竟也長得這樣好,遂斷了絕它之心,看看它可以長出什麼名堂來。

眼看它一日一日長大,葉片怎麼看都眼熟,像煞山野林地常見的龍葵,這陣春雨過後,果不其然開出了星狀的小白花,還結了一串串果子,不是龍葵是誰?當初奄奄待斃被我隨手擲送的小枝葉,如今已經繁繁茂茂地長了有半人高,儼然佔了花園一角,強韌的生命力給花園帶來十分精神的樣貌!

在台北的時候,春天只是一個多雨且短暫的季節印象,既不如強說愁的秋日詩意,不如冬日的蕭索漫漫,也比不上夏日的揮灑痛快。春夏秋冬季節更移,都只是加班加班加班外,偶爾抬眼行道樹的溫差而已,至多不過是衣櫃子打理這等瑣碎雜務,都會忙亂的生活壓得自己都快喘不過氣了,哪還有詩情畫意去想冬盡春來的美麗呢。

移居台中一年多了,因為多了蒔花櫛草的閒情,終於真切地感受到萬物逢春的威力。四季的交迭,在這裡多了好些不凡意義,枝枒間我們得到太多驚喜,生活中的點滴更是彌足珍惜,我真的不後悔離開了台北,反而我很慶幸自己現在就有機會去體驗這一切美好的感受,不是到了退休後才開始體會生命,再回首已百年身。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專訪國立台灣交響樂團的新任首席,坦白說心情是有一點忐忑不安的,畢竟做為一個樂迷要面對音樂家的機會並不多,何況是深入的人物專訪。

午後的陽光下,首席薛志璋帶著太太、女兒一起出現,氣質優雅的太太、超可愛甜蜜的小女兒,化解了我不少緊張。

在訪談的過程中,薛志璋侃侃而談音樂理念,應該置身事外的我一再被感動,這位剛回國不久的首席,還沒有沾染任何公務人員氣息,而且他極富邏輯性的思考方式也讓我驚訝,往往在談了許多後還可以繞回原來的主題,真是一流的思考家!

後來,我收到他的個人簡歷時,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原來我面對的是這麼一位經歷顯赫、謙遜溫和的音樂家.....再後來,我有機會在現場觀賞國台交與張莎拉的演出時,更加感受到薛志璋在舞台上的耀眼燦爛。

以上是小小的採訪筆記,專訪全文如下。

樂覽月刊》是一份以音樂為主的月刊,由國立台灣交響樂團發行,免費訂閱(只要付郵每期十元),對喜歡古典音樂或想認識古典音樂的朋友而言,也是一本頗具有收藏價值的刊物。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