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小我就不特別期待過年。

結婚後,更是越到過年壓力越大。

中國人過年,講究團圓和輩份,因此對於不同身份輩位的人而言,意義截然不同。

對於位居家中長輩地位者而言,那是兒孫滿堂、熱鬧十足,遠方嫁娶的子女皆回到身邊,若是已經有孫子女的更是有如眾星拱月,喜歡熱鬧的老人家自然開心無比。

做為小孩子,大多是喜歡過年的。現在人生得少,一大家子呵著幾個小把戲兒,那還不是爺爺疼姥姥哄、姑舅姨叔捧上天了嗎?別說紅包大豐收,平常嚴厲的自家爹娘,這會兒也得慈眉善目地大開律戒,要玩要吃要晚睡通通隨意,豈有不開心的。

做為家中的兒子們,也是開心的。平常在職場難免要受些窩囊氣,眼巴巴的領了年終放了年假,口袋飽飽心情大好,回到家中爸媽忙不迭地哄著吃這個補那個的;過年期間正好撇開平常日子裡身為先生、身為爸爸的責任壓力,一溜眼地又成了爸媽心中永遠長不大的寶貝,愛睡的睡到日上三竿,愛躲懶的翹起二郎腿瞪著電視目不轉睛,愛吃的捧著零嘴大嚼大嗑,沒有比過年更愜意的了!

未婚的兒子們更開心,從除夕夜開始大吃大喝,年初一大睡一場,馬上出門帶女友找朋友瞎混哈啦去,一派悠閒輕鬆過好年。

未婚的女兒們呢,稍微辛苦點。年前得幫著大掃除,年中得幫著料理打點,雖然也是開心過好年,但是總是沒法像男孩子那麼沒事人似的輕鬆悠哉。

已婚的女兒們,因為多了個媳婦的角色,分成兩類的悽慘。

第一類是已生子的媳婦。中國自古就有母以子貴的說法,儘管離熬成婆還有很長距離,但在家族中已經不是地位最低落的人了,要裡裡外外的幫忙,但也可以藉口照顧小孩子而開點小差,通常公婆為了疼孫兒多半不會說什麼。

第二類是未生子的媳婦,這一類,是過年期間地位最低落的悲慘一族。年前打掃跑不掉,廚房幫忙少不了,吃完飯後一大家子的鍋碗瓢盆滿目瘡痍誰善後?不是辛苦的婆婆不敢當眾叫先生當然更不是大伯小叔,再將心比心體諒回娘家大姑小姑....捨我其誰?大家族過個年洗下來上千個碗盤也不是誇張的事。除了洗碗盤、切水果、料理大小雜務外,還得陪老的笑陪中的吃陪小的玩,一大家子說東往東說西往西,新媳婦兒就得跟前跟後料理打點。

當然一般的婆家又不是開民宿,一大家子拉拉雜雜回去過年過夜必是三缺四少,先生回到從小長大的家一點都不會不習慣,睜眼吃閉眼睡,可憐新媳婦要是忘了自備牙刷毛巾,還真抽不出時間偷跑趟7-11呢!不要說睡不慣,半夜上廁所還得提防遇到熬夜看電視的大伯小叔,挺尷尬的。

好不容易捱到自己回娘家了,蜻蜓點水速去速離,想喘口氣也不過一兩天,爹娘的溫存還沒享受夠,又得離開,回家角色扮演去了。

 

這些悲慘的狀況,發生在我很多個已婚朋友身上,包括洗上千個碗盤的洗到手脫皮的、忙進忙出忙到腿抽筋的、陪笑陪到臉發痠的、起早趕晚的、為了回娘家跟先生嘔氣的...這些朋友,她們都希望將來自己不要生女兒。

我呢?相較之下算是比較幸運的,不過以往的過年經驗也相差不遠;今年因為懷孕可以稍息片刻,也受到眾人寵愛呵護,然而過年的壓力不是因為不用做事就可以解除的,這一點,我想99.99%的男性朋友們永遠也無法理解,一如他們這輩子都無法瞭解月經來襲有多像地獄走一遭一樣。

結論嗎?我討厭過年,希望過年這幾天快點過去,到初四或初五應該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10歲以前說錯話,人們說童言無忌。

20歲以前說錯話,人們說天真單純。

30歲以前說錯話,人們說涉世未深。

30多歲時說錯話,人們嘆氣說,白目。

40多歲時說錯話,人們會依照地位判斷烏鴉是不是白的。

50多歲時說錯話,人們笑著說,開始癡呆了。

60多歲、70多歲說錯話,人們不敢說話。

80多歲了又說錯話,人們說,反正也沒幾年好說了,由他吧。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一般的日本料理店,旗魚只算得上是中等食材,然而這次到《深海食堂》用餐的經驗,完全打破了這種想法。
《深海食堂》每天提供來自台東的鮮魚,老闆同時也經營將旗魚外銷到日本的事業,因此老闆豪氣地說,我們吃到的生魚片跟日本頂級料亭同樣等級,只是更早了一點!
生魚片跟啤酒一樣,早一刻鮮一分,這輕描淡寫略帶傲氣的"更早一點",代表的是值得期待的鮮度。
它供應的生魚片有三種價格,300元、400元、500元,一樣都是七片,但部位不同而有價格的區別,我們點的是500元的頂級生魚片。
甫上桌的旗魚生魚片,細細密密地佈滿了美麗的油花,如果顏色再深一點,一定會誤認成是名貴的Toro鮪魚肚吧!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美麗、這麼高級的旗魚生魚片,當然入口的新鮮甜美,也是過去從來想像不到的感動!
我一向最討厭用山葵粉合成的哇沙米。旁邊搭配的哇沙米雖然根本就用不到,我還是用筷子挑起來慢慢吃掉,因為是很難得的新鮮山葵現磨而成,吃得到山葵植物的顆粒,帶一點清新的植物青草味,其實一點都不嗆反而十分鮮勁,也見店家的誠意和用心。
另外我們還搶到店內限量供應、當天最後一份的薑燒旗魚肩,大約王品牛排大小的一整塊旗魚肩胛骨,肉質QQ的很有彈性,口感蠻像牛肉,但更細緻些;這個部位因為活動力強,也富含非常多的膠質,彈牙的口感則像是啃豬腳啃到最後的那種滑嫩,醬油薑燒的作法,讓我想起東海岸漁港的豪邁與碧海藍天。
因為喜歡喝湯,所以點了當日的季節魚片鍋,清爽的湯頭只有鴻禧菇和大白菜,另外上桌的是一整盤剝皮魚和一小碟魚漿。
剝皮魚肉閃著銀亮的光澤,輕輕涮燙一下就成了美麗的雪白魚片,這種魚肉本來是十分有彈性和咬勁的,在東部的海產店多半切成厚塊熱炒,往往被大量的蔥薑蒜辣椒掩蓋了原本的滋味。我們在《深海食堂》吃到的剝皮魚,也許因為太新鮮,也許因為難得切薄片涮燙,感覺非常的細緻,而且有一種淡淡的鮮甜。
那盤小小的魚漿,就跟很多港式火鍋店流行的手打丸一樣,自己用小勺子挖出大小適中的魚漿,敲進火鍋裡就成了現煮丸子。並不特別起眼的魚漿,入口才知道厲害,鮮甜活跳的滋味,好像魚兒在嘴裡活過來似的,一點都不誇張,而且因為是魚漿現煮,魚肉的甜美都包覆在裡面了,咬下去湯汁跟鮮味一起流竄在口腔裡,忍不住一顆接一顆。
吃完整個火鍋,我們才發現桌上的醬料一點都沒動到。實在太難得在不靠港的台中市區,竟然可以吃到如此美味、新鮮的魚料理,真是令人感動啊!
《深海食堂》提供的都是深海魚類,旗魚、海鱺是常備鮮魚,有時也會進特別的深海魚或是特殊的部位,如果不是熟客,就要提早在用餐時間開始前去才吃得到。難得的是,小小一個店面,賣的全部都是魚類餐點,竟然沒有半點令人不適的腥味,可見其鮮。
《深海食堂》位於台中市美村路近公益路口處,何嘉仁旁,生意極好、不可訂位,嚐鮮要趁早。
2008補記:
在這篇食記寫完後不久,我們滿懷興奮又再去吃一次,可是花了比第一次多約一倍價格,卻完全敗興而歸;簡單說東西太貴、服務太差、品質不穩定,就是我們對它的最後評價,列為不二店-不會再去第二次的店。雖然前年還是去年它又重新裝璜,但我們一點都不想再給它機會了。個人偏見,不負責參考。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是我應即將新開幕的主題餐廳『牡丹亭』之邀,為他們改寫的白話精簡版牡丹亭,做為員工教育訓練之用。為了配合七年級生的程度,我寫得非常非常白話,也刪去了一些比較旁支的情節,不知道這樣能不能牽引七年級生明白牡丹亭的曲折浪漫呢?只是,這樣改寫以後,湯顯祖地下有知大抵要搖頭嘆氣的吧...說不定他也想還魂爬出來宰了我......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一家開在"成都路"的上海餐廳,在一串串上海本幫菜的Menu上,跳出一個麻婆豆腐也就不足為奇了。

《上海新樂園》跟大多數台中餐廳一樣,裝潢的用心精緻遠遠勝過菜系的道地。

一入門是氣派的挑高廳堂和華麗的旋轉梯,踩著厚厚地毯上樓,那些老衣架、珠簾和天鵝絨椅,音樂淡淡流洩著中山春、夜上海的慵懶,濃濃的上海味像回到了民初的十里洋場。

據說這些老玩意兒,是老闆親自到上海去收集的,貨真價實的古董,連化妝室都粧點得十分像一回事兒,桌上的餐茶具則是天青色的冰裂磁,整體氣氛營造和細節上幾乎沒有破綻。

至於頗像一回事兒的菜單,真上桌了倒是有加分有扣分。

雪菜炒寧波年糕做得相當爽口,片片分明,不會黏糊糊的一大盤,賣相佳口感也佳。

蔥煨子排濃腴入味,帶骨的肉排保留嚼勁但亦能輕鬆離骨,不過個人覺得太甜膩了一點點。

東坡肉和鎮江肴肉賣相很是那麼回事,晶瑩剔透地上桌十分誘人,動了筷子後卻小小失望,滋味平平。

砂鍋醃篤鮮我要好好稱讚一下,那初入口的香鮮滋味.....天哪!害我足足縈思了一整夜。金華火腿的鮮、五花肉的香、筍尖的脆、鮮豆皮結的嫩,精華直融入那鍋熬成奶白色的上湯裡......哎呀!這鮮美的湯頭讓我一碗接一碗,從舌尖兒到胃裡頭都回味無窮,打湯的師傅跟炒菜的肯定不是同一個!

干絲牛肉的豆干絲還不錯,令我想起台北揚州菜系翹楚的銀翼餐廳,牛肉雖嫩,調味倒只是一般。

朋友說他們的蔥燒鯽魚十分不對味兒,嗆蟹也不道地,因此就沒有多嘗試了。

另外點了麻婆豆腐、苦瓜肥腸、蒜香酥蝦,這些已經台式化的川菜台菜,已經沒有所謂的道地可言,味道挺重幾乎吃不出食材好壞。

整體而言,氣氛五顆星,餐點兩顆星,醃督鮮例外給五顆星;三五好友聚餐,假如舌頭不是那麼刁的話,倒是很可以擁有一個愉悅滿足的夜晚。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細緻的烤布蕾

晚上到五權西三街的香草廚房用餐,南瓜湯意外地十分清澈,南瓜的味道卻相當濃郁。

現烤的熱麵包佐香草奶油醬及橄欖醬,很難得在台灣吃到這麼美味的法式麵包,麵包外皮又薄又脆像剛出爐的酥餅,裡面卻又Q又軟,橄欖醬的香味十分搭調,結果我們在貼心服務生的鼓勵下,忍不住續了三籃...

沙拉是由蕃茄、紅甜椒、黃甜椒、羅蔓生菜、烤培根碎片拌成的凱撒沙拉,醬汁恰到好處。

前菜放棄了常吃到的焗田螺,改點了普羅旺斯烤田雞腿,新鮮的蕃茄碎丁和香料醬汁,和充滿咬勁的田雞腿相映成趣。

主菜我點了香煎鱸魚明蝦佐摩洛哥風味醬汁,鱸魚煎得鮮美多汁,明蝦一口咬下,活像在嘴裡彈跳起來似的,功力非凡。

老公的主菜,骰子牛肉佐紅椒汁,真是棒得沒話講!上等菲力切塊,週邊香煎封起美味,一口咬下去鮮甜的牛肉汁在口裡"爆"開來,天哪!真的是香、嫩、汁、滑兼具,十分可口美味。

飯後甜點是香濃細滑的烤布蕾,排盤則是新鮮的蘋果片、奇異果片和糖漬蜜桃,烤布蕾非常細緻;花茶裡則加了紫翼天葵、玫瑰花、現採迷迭香和薄荷葉,因為紫翼天葵對酸鹼反應的特性,原本淡藍色的茶汁在加了檸檬後,漸漸轉為粉紅色,也令人欣賞餐廳的用心。

用餐時,空間裡流洩著伊迪絲‧皮耶芙的原唱音樂,老留聲機的香頌氣氛十足,服務人員也十分細膩貼心。

一邊享用美食,一邊和老公聊起在法國時的種種回憶,十分美好的夜晚。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